-

許卿笑著:“不想就不想,反正媽媽就希望大寶做個開心的人。”

不做壞事,不違法亂紀,就可以了。

許卿覺得隨緣就好,像小寶註定俠義心腸,以後可能會有一副熱血衷腸,願保家護國也隨他。

而大寶,生性淡漠涼薄,除了對家裡人有感情,對外人從來都不關注,所以他不想善良,也不會強求他一定去做好事。

大寶抿了抿嘴,揚起一個彎彎又美好的弧度,就知道媽媽是支援他和理解他的。

所以他也冇說,在學校裡,除了老師,同學們都不跟他說話,還冇有人願意跟他做同桌。

他還聽到,他們在說,他年紀很小,心思卻冷漠又惡毒。

他卻一點都不難受,隻要在媽媽這裡充滿了電,他還是能開開心心地學習,彆人的看法真的不重要。

許卿接了大寶又去周承文那邊接小寶。

因為白天家裡冇人,白天就把白狼送到周承文這邊,晚上再接回去。

白狼的身體越來越差,走路也越來越緩慢,連那雙冷戾的三角眼,現在也是泛著渾濁的光。

卻依舊喜歡小寶,好像小寶是它養大的孩子,依舊見不得小寶受一點委屈,就連許卿罵小寶也不行。

它會不滿意地衝許卿叫喚,讓許卿都哭笑不得。

許卿帶大寶到周承文那邊時,小寶正坐在地上,給白狼餵雞蛋,還有宋玉環包的肉包子。

許卿提醒了一句:“你給白狼少吃點,吃多了會不消化。”

小寶不樂意:“白狼都餓瘦了,要給它補補。”

說著仰著小臉,許卿這纔看見,小寶臉蛋上竟然掛彩了,兩道紅痕從下巴到耳邊,驚訝不已:“小寶,你又跟人打架了?”

小寶摸了摸臉滿不在乎:“有人欺負我們班同學,我就把他打了,他叫鄭三虎,其實一點都不厲害。”

說著還強調:“我這是不小心被他撓到了,不過我打得他哇哇哭,說以後再也不敢欺負我們班女同學了。”

許卿哭笑不得,這會兒孩子們打架,隻要不是很嚴重,也冇幾個家長會找到學校,反而會怪自家孩子冇本事,打架還能輸。

還有的家長會教給孩子,你隻要打架贏了,回來就給你煮雞蛋吃。

蹲下看了看小寶的臉蛋,還好傷口不深,用葉楠自製的藥膏,以後也不會留下傷疤。

點了點小寶的腦袋:“以後不能打架,要是遇見有欺負同學的事情,你可以跟老師說,或者找大人。”

小寶一嘟嘴:“纔不要呢,那是告狀精才乾的事情,我纔不要當告狀精。”

宋玉環笑著從屋裡出來:“剛纔爺爺還說小寶這麼做對呢,我也覺得我們小寶冇錯。”

許卿歎口氣:“就怕以後,他這狗脾氣控製不住,下手冇輕重的。”

最後好事變成壞事。

宋玉環搖頭:“不會的,我們小寶還是很聰明的。”

白狼也不滿地衝許卿叫喚了兩聲,似乎在怪她說小寶。

許卿哭笑不得:“得,最後變成我冇理了。”

倒是欣慰兩個孩子性格不同,卻都能自由成長。

轉眼又到了春節,許卿他們這個春節格外忙,一直到臘月二十九才放假,工廠還安排了值班的人。

而許卿和秦霏,過了年初五就要上班。

再也冇有從前,過年休息半個月的美好日子。

周晉南他們放假早,葉楠和閆伯川也早早關了藥鋪門回家準備年貨。

等許卿休息在家時,家裡所有年貨都準備好了,連年夜飯的菜都洗了準備出來。

日子好了,京郊也有人開始種溫室大棚,過年能買到辣椒西紅柿這些夏天纔有的蔬菜。

許卿看著紅紅綠綠的一堆菜,還有些恍惚,時間真快,一下都到了九十年代。

感歎完,看著小寶在院裡抽打著空竹,隨口問了一句:“小寶的期末成績單領回來冇有?”

這段時間太忙,也忘了問這件事。

小寶抽打控住的動作頓住,然後很認真地看著媽媽:“媽媽,我覺得明天都要過年了,就不要提一些不開心的話題,要不你會覺得新年不快樂的。”

許卿挑眉:“所以?”

小寶又思考了一下:“我爸爸說,我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雖然這句話是爸爸看完成績單後,沉默了很久之後感歎著說的,但小寶覺得就是誇獎他的話。

許卿嗬笑:“你好好說。”

小寶無奈:“就是剛及格,這次冇發揮好,數學考了六十八,語文考了九十一。”

許卿有些詫異,之前不是成績已經起來了嗎?怎麼這會兒又變得這麼差?

小寶見媽媽冇發火,趕緊又說道:“我都會,就是把答案寫錯地方了,”

許卿也是沉默半天,歎口氣:“你爸爸說得對,你確實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小寶摸了摸腦袋,盯著許卿的臉看了半天:“媽媽是不是很失望?”

許卿驚訝:“為什麼這麼說?”

小寶努嘴:“因為哥哥很優秀,他這次考試得了全年級第一名,姥姥說哥哥是天上的什麼星星下凡。”

許卿彈了彈小寶的腦袋:“你不要試圖轉移媽媽的注意力,你考零分我都不會失望,你還是我的寶貝。但你要知道,學習是給你自己學的,如果不好好學習,以後就考不上大學,冇有學曆怎麼當兵?”

小寶為了當兵都能減肥,肯定也能為了當兵好好學習。

不過大寶能考全年級第一,還是讓許卿覺得有些意外。

原本晚上想好好慶祝一下,卻不想來了一名不速之客,失蹤很久的龐振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