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抱著蘇譚兒回到寢宮床榻放下,剛伸手耐心的為女子掖了下被角,就被蘇譚兒忽然伸手握住了手掌。

“皇上……”蘇譚兒嬌嗔又虛弱的抬眼看著皇帝,聲音依舊是虛弱無比,“方纔的事……晃不要為難妹妹,她是無心的。更何況臣妾的孩兒已經保住了,皇上就彆再追究臣妾妹妹的罪過了。“

皇帝看著她,頓覺蘇譚兒心地善良,便坐在女子身側道:”你倒是個好心腸,若不是涼王妃剛纔保住你的孩子,朕定要讓她腹中胎兒也無緣麵世。“

”妹妹當真是無心的,她到底是對臣妾有誤會,不過這都不打緊的。“蘇譚兒眼底含著熱淚,唇瓣顫了顫,“臣妾是真心為她好,但勉強人家到底是臣妾的錯,臣妾也是活該受了這份罪。”說著她便偏過頭啜泣了好幾聲。

皇帝見狀立即低頭在女子額頭上輕吻一下,“虧了譚兒你善良了,朕瞧著這種蛇蠍心腸的妹妹,日後不來往也罷。”

“臣妾……”

“你好生養著身子,其他的事交給朕處理便是。”皇帝打斷蘇譚兒的話,又細聲軟語的哄了半晌,這才離開寢宮。

皇帝前腳剛走,那原本在床榻上還虛弱著的人倏地坐了起來。

“娘娘。”門外躡手躡腳進來個宮女,正是蘇譚兒最新得力的貼身宮女花顏。

“怎麼回事?為何本宮的孩子無事?”蘇譚兒皺緊眉頭,手在小腹上摸了半晌,竟是半點疼痛都冇有,“不是讓你按著本宮吩咐的劑量加進去的嗎?為何會這樣?”

花顏立即搖頭,“奴婢不知,奴婢是按著娘娘意思加的紅花,明明孩子掉萬無一失……可是涼王妃醫術精湛的關係?”

“胡言亂語!”蘇譚兒凶狠的斥責一句,“她就算是金蟬轉世也留不住本宮這孩子,定是你劑量放的太少!”

花顏聞言立即跪在地上,“娘娘明鑒,奴婢不敢欺瞞娘娘。娘娘您想想,那涼王妃素來醫術便極好,連太後都對她讚口不絕,想來她醫術也絕非狼藉。”她眼瞧著蘇譚兒的臉色逐漸的平和下來,這才繼續道,“奴婢覺得涼王妃應該是察覺到娘娘心思,故意將孩子救回來的。”

本來蘇譚兒便是想接著蘇衾衣的手打了腹中孩兒,蕭景則之前與她說找時機找時機,她一直捨不得下手,如今的確是有個好時機,卻被蘇衾衣那個賤人給救回來了,叫她如何不恨?

蘇譚兒閉上眼深呼吸片刻,心情這才平複下來。“這麼說,還真是蘇衾衣那個賤人多管閒事了。”原本打算借刀殺人的計策不成,她就隻能另尋他法斷了這孩子。

“娘娘何必要用孩子嫁禍給涼王妃這種無用之人,依奴婢愚見,還不如直接推給正與娘娘爭寵的蘇貴人。”花顏抬起頭看著蘇譚兒,眼底間迸發著與蘇譚兒如出一轍的陰狠和毒辣。

“蘇貴人?”蘇譚兒愣了愣,她一心撲在蕭景則身上,還真冇因為後宮爭風吃醋過。畢竟皇帝的心始終都在自己身上。

“娘娘您身懷有孕,不能時時刻刻伴駕,這不就給了其他宮機會了嗎?”花顏雖不知蘇譚兒要打掉孩子意欲何為,但還是一門心思的給蘇譚兒出主意。“娘娘若是想在後宮一人獨大,定要緊緊抓住皇上的心纔是。”

蘇譚兒眸子轉了轉,算是認同了花顏的想法。

“你有什麼法子,且說來看看。”她道。

“奴婢以為……”花顏喜上眉梢,立即跪著湊上前去與蘇譚兒低語了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