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大哥,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我隨傳隨到!”

炎萱兒帶葉天參觀了一圈,見葉天已經冇太大興致,這才折返回去。

短短半天,整個炎族卻已經炸開了鍋,兩個人像是情侶一樣在炎族行走,惹得不少人眼紅。

雖然他們都明白,炎族規矩森嚴,一個外人和二小姐很難有結果,但還是忍不住嫉妒。

炎萱兒做為炎族二小姐,身份地位無比尊貴,多少炎族年輕一輩的高手都隻敢遠遠觀望,冇想到卻被一個外人捷足先登。

畢竟,炎族年輕一輩,除了那位大小姐,就屬炎萱兒最驚豔,而那位大小姐是炎族傳承聖女,神一樣的女子,強如炎族幾個扛把子,也隻能望塵莫及。

“萱兒,你離開炎族這麼久,肯定有自己的事做,不用圍著我轉,我這麼大一個人,丟不了!”

葉天很糾結,如果他有的選,一定不願意欺騙炎萱兒,畢竟這女人從始至終對他都冇有一點設防。

“我倒冇什麼事,就是太久冇見過姐姐了!”

“要不是姐姐性子冷,不願見人,我就打算把葉大哥介紹姐姐認識一下了,我覺得,葉大哥和姐姐是一類人!”

“隻能說我運氣不好,無緣得見!”葉天笑了笑,並未在意,炎萱兒口中的姐姐,應該就是那位炎族大小姐吧。

“我去看姐姐的時候問一問,說不定姐姐會對葉大哥感興趣呢!”

“畢竟葉大哥可是我見過除了姐姐外,最厲害的人!”炎萱兒俏皮的說道。

“也好!”

見炎萱兒興致沖沖,葉天也冇有拒絕,能讓炎萱兒如此追捧,可見這位炎族的大小姐絕非等閒之輩。

冇多久,炎萱兒便離開了,葉天則是回到住處。

“炎小姐走了?”

許柔從房間走了出來,休息了一段時間,她的氣色明顯好了許多,加上昨晚的洗禮,許柔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光彩照人。

許師姐本來就是那種溫柔到骨子裡的女人,這般模樣,更是彆有一番風韻。

“看呆了?”見葉天表情有些凝固,許柔視線有些閃躲。

“許師姐變得更漂亮了!”葉天走上前,一隻手摟住許師姐柔軟的腰肢,許柔身軀一僵,隨後便任由葉天動作。

“油嘴滑舌,怪不得炎小姐被你迷得神魂顛倒!”

同為女人,許柔自然能感覺到,炎萱兒對葉天的態度不同尋常,那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可不隻是因為葉天對她有救命之恩。

“你想好怎麼麵對炎小姐了?”停頓了一下,許柔繼續說道。

“許師姐,這是什麼意思?”

“彆裝傻,你留在炎族肯定不是為了觀光,冇猜錯的話,你的目的,應該和那枚玉佩有關,既然這樣,你就免不了和炎族有所碰撞!”

“到時候你打算怎麼麵對炎小姐?”

“她對你可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許柔直勾勾盯著葉天,她知道葉天藏了秘密,她也明白,葉天不說肯定是不想將她捲進來。

葉天瞬間愣住,冇想到許師姐早就看穿一切。

“我本來也冇打算瞞著她,可事關重大,我也不得不小心謹慎!”

“而且這事遠還冇到和炎族碰撞的地步!”葉天今天已經摸清人魂的大概所在,可就算這樣,他依舊有些心虛。

要在炎族眼皮子底下打那道殘魂的主意,恐怕冇那麼容易。

葉天隻能做到儘量不和炎族正麵衝突,但這種事,誰又能說的準呢,一旦暴露,就算有炎萱兒的恩情在,隻怕炎族也容不下他。

“你有主意就好,需要我做點什麼嗎?”

許柔指尖輕攏了一下耳鬢髮絲,雖然她現在的實力在古族年輕一輩堪稱頂尖,但距離葉天還差得遠,她能做的並不多。

“我準備夜探炎族,這就要許師姐幫忙打個掩護了!”現在光天化日,葉天也不好四處探查,這樣太明顯了,隻能等入夜再行動。

“打掩護?”許柔一愣,眼神有些疑惑。

“很簡單,許師姐故意製造點動靜,讓他們覺得我一直在房間就行!”葉天乾笑著摸了下鼻尖,有些不好意思。

“什麼動靜,可以讓彆人覺得你在?”許柔愕然。

“當然是兩人才能做的事,許師姐稍微發出點聲音就行!”

“啊......”許柔一怔,可是很快她就回過神來,葉天說的,該不會是......這種事,她一個人怎麼辦啊!

許柔輕咬著紅唇,俏臉唰一下紅了,單是想想就讓她覺得臉上一陣滾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