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化兄,這窮奇也太謹慎了吧。”老六聖帝束手無策的說道:“那塊肉護的死緊,我們完全冇有下手的機會。”

趙凡深有同感。

“要不,我們換個目標?”

老六聖帝一邊和前者折騰著窮奇,一邊目光落向了檮杌和混沌。

但想了想。

還是放棄了換目標。

因為,混沌和檮杌,一個詭異莫測,一個恢複再生的能力變態。

反觀窮奇,有一個基本可以確定的弱點,無非是冇有機會下手而已。

“嗯?”

老六聖帝忽然靈光一閃,他笑著說道:“我知道怎麼弄它了。”

“說說。”

趙凡大感興趣。

“造化兄,你控製著困陣縮小,直接將檮杌和混沌放出去。”

老六聖帝壞笑著說道:“如此一來,裡邊就剩下個窮奇了。”

“那檮杌和混沌不還是從外邊往裡破?”趙凡不明所以。

“讓它們破去。”

老六聖帝笑著說道:“對方到時候不知道裡邊什麼情況,心態隻會越來越亂,效率大幅度降低。而窮奇看到裡邊就剩下自己一個,也會心態大亂,說不定我們就有可乘之機。”

“有道理,不愧以老六為名。”

趙凡意念一動。

操控著封困大陣縮攏,更是從檮杌和混沌的身上完美措開,又合攏起來。

“嗯?”

檮杌和混沌見此情形。

先是呆了一下。

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出來了?

不對!

混沌瞪眼說道:“窮奇兄還冇出來,它獨自在其中很危險!”

“我們快繼續按照那個位置破陣!”

檮杌嗷嗷大吼著。

把後邊那七十二上凶都給嚇的不輕。

四大凶祖,已經冇了一個,不能再少一個了!

檮杌和混沌破陣的架勢越來越瘋狂。

而在封困大陣之內。

窮奇心急如焚,“它們被放出去了?就剩下了我一個?”

視線中,饕餮的那些無頭屍塊還躺在那。

斷裂的頭顱,封在陣牆間。

越想,就越惶恐不安。

表麵看上去,完全被趙凡和老六聖帝碾壓了。

窮奇即便狼狽,但傷勢微乎其微,還都是皮外傷,冇有任何大礙。

但它卻認定了這是假象,那兩個聯手圍攻自己的人族,在耍什麼花招。

就像饕餮隕落前那種……

窮奇心態崩了。

附近皮肉夾起來守護的那塊軟肉,也時不時的在拉扯中露出邊緣。

即便如此。

趙凡和老六聖帝依舊冇有下手的時機。

不過,這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一個時辰。

又一個時辰。

此刻。

外邊檮杌和混沌攻打的那個點,就剩下起初的五分之一了。

還剩下一個時辰的時間。

但是,陣內陣外,除了身為佈陣者的趙凡外,都是雙盲的。

它們不清楚窮奇的狀況如何。

窮奇也不知道破陣的進度如何。

終於。

趙凡和老六聖帝的瞳孔一凝。

捕捉到了時機!

窮奇一次還手中,那塊軟肉完全露了出來。

是一塊嫩紅色的肉球。

他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大好機會!

等了那麼久,為的就是現在!

趙凡的驚魂一斬,裹挾著朱雀羽的火焰,躥向了嫩紅肉球!

老六聖帝的紫黑色光球,更是直接降臨!

“不好!”

窮奇意識到不妙,卻為時已晚!

火焰刀光,和紫黑色光球,威能近乎同時接踵而至!

哢!

砰!

窮奇瞬間失去了意識,陷入昏迷。

整個身體也底朝天的翻了過來。

喪失了戰鬥力。

而那個嫩紅色肉球碎裂,血液猶如河水般往外奔騰!

“這弱點有點狠啊。”

老六聖帝目瞪口呆。

“一下就昏迷的任由宰割了?”

趙凡也是歎爲觀止。

他們冇有耽誤時間,唯恐窮奇隨時會醒過來。

老六聖帝便通過那個嫩紅肉球破裂的位置,往對方體內喂紫黑色光球。

一個。

兩個!

三個!

四個!

“老六兄,快。”

趙凡眼角一震,望見窮奇的眼皮動了,似乎要甦醒的跡象!

老六聖帝冇有遲疑,抬起右手,勾動四指,引動了湧入窮奇體內的四枚紫黑色光球!

窮奇偌大的身體,爆碎成屍塊,堆積如山!

氣機蕩然無存!

可憐的窮奇。

在冇有意識的狀態,不明不白的隕落了!

更是死在了自己被偷的凶寶上!!!

趙凡感知了片刻,便開口說道:“窮奇的翅膀是實體寶物。”

紫黑色光球爆發的威能再猛。

那對羽翼,也完好無損。

“我們來不及切了。”

老六聖帝稍作思考,便道:“造化兄,我帶著窮奇羽翼,你帶著饕餮頭顱然後收了困陣,我們先撤,量檮杌和混沌也不會追太遠,可能追都不敢追。等甩開了它們,我們再拆解凶寶。”

“好。”

趙凡冇有異議。

意念一動,就將卡在陣牆間的饕餮頭顱攝到手中。

還彆說,真有點沉。

但以他的圓滿雨遊,完全不會影響到速度。

旁邊,老六聖帝的雙手各抓著一個羽翼的翅尖,“我先試試攜帶它們能否達到絕對速度。”

他在陣內試了一下。

維持六個時辰的絕對速度,幾乎冇有影響。

“造化兄,我們撤!”

老六聖帝露出滿足的笑容。

“撤!”

隨著趙凡的念頭閃過。

封困大陣瞬間消散於無形。

玄武甲和朱雀羽、青龍鱗紛紛化作流光,遁入趙凡隨身攜帶的洞天寶物。

他們直接展開絕對速度,朝著與祖荒之地相反的方向穿梭而去。

同一時間。

正在破陣的檮杌和混沌,攻勢命中了個虛無。

非但如此,視線中,更是映入了窮奇滿地的碎肉。

“窮奇兄!”

檮杌和混沌目眥欲裂!

後方的七十二上凶,神色驚恐不已,亂作一團。

“我們追!”

混沌衝出去一步,便猛地刹住。

檮杌望著連全屍都冇有的饕餮和窮奇,連追的念頭都冇有。

起初。

自己四大凶祖追了出來。

被困住。

然後被滅了兩個!

現在就剩下兩個了,繼續追下去……

整不好就全軍覆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