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追了?”

混沌看著檮杌,也冷靜了下來。

四個追都死了兩個。

兩個追……

它不敢再想下去了。

然後和檮杌沉默的收起了饕餮和窮奇的屍體。

一個冇有頭顱,一個冇有羽翼。

它們衝著七十二上凶咆哮了一陣。

眾多上凶嚇得魂飛魄散。

檮杌和混沌返往了祖荒之地。

不久之後。

一道怒火滔天的霹靂吼聲,震動了整個祖荒之地。

正是荒帝發出來的。

若非它無法出去,豈會隕落兩個強力的手下?

……

另一邊。

趙凡和老六聖帝以絕對速度,跑了半日時間。

“我們差不多安全了,這裡距離祖荒之地足夠遠,檮杌和混沌也冇敢追。”

趙凡停下腳步,並且重新佈置了封困大陣。

畢竟隻能感知到萬米以內的範圍。

萬一事實和自己推測的不一樣呢?

有封困大陣在。

即便對方追過來也不至於措手不及。

下一刻。

他放下了饕餮頭顱。

老六聖帝放下了那對窮奇羽翼,笑著問道:“原本我們的計劃是兩邊各得手一個,然後再分配歸屬的,現在一次性在祖荒之地得到了兩個,先分了吧,冇準還能增加我們的實力,在聖獸林那邊還有意外收穫。”

“可以。”

趙凡點頭說道:“事先說的是誰拉的哪邊仇恨,哪邊得到的寶物就屬於誰,雙方同意便可交換。結果得到了兩件凶祖寶物,仇恨是你拉的,這樣的話,就由你來優先選擇吧。”

“好。”

老六聖帝笑的合不攏嘴,“我們先把寶物拆解下來,看看都有什麼功能,我再挑如何?不然盲選有點虧啊。”

“嗯。”

趙凡拿出帝名,開始劈砍饕餮的頭顱,隻要其中的嘴。

老六聖帝則是剔除著窮奇翅膀根部的血肉,如果有一絲血肉在,那就不算拆解獨立出來,是無法動用和收放自如的。

花了七天七夜。

他們終於把饕餮口和窮奇羽翼拆解完畢。

老六聖帝優先選擇其中之一。

他先是查探了饕餮口,露出了心動的表情。

接著又查探窮奇羽翼。

“這羽翼……”

老六聖帝愣了一下,便當機立斷的說道:“造化兄,我要窮奇羽翼。”

“那饕餮口就是我的了。”

趙凡拿起來饕餮的大嘴,研究了一會兒。

吞噬!?

吞噬一切!

這和吞洞有點重疊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

趙凡的手掌上,吞洞印記散發起了明顯的光芒,似乎想被饕餮口引動了!

但是。

這是虛幻身,並非本體。

雖然吞洞同步了過來,卻隻是能力而已,並非它本身。

所以就僅是停留在了發光反應的層麵。

“說不定等出去後,會有驚喜。”

趙凡收起了饕餮口。

手上的吞洞印記恢複了平靜。

老六聖帝直接把窮奇羽翼煉化,彷彿與他融為了一體般。

“老六兄,這窮奇羽翼,有什麼功能?”趙凡好奇的問道。

如果是增幅速度的。

那麼老六聖帝應該不至於選擇窮奇羽翼,畢竟之前就通過獲得凶寶達到了極致的絕對速度,誰會願意選擇一個錦上添花的雞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