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輪迴大帝出!

輪迴之道,直接席捲了開元洲、幽州、神火洲、靈木洲、太陰洲、太陽洲!

自黑白重掌輪迴以來,一直穩紮穩打,將禁忌世界漸漸納入輪迴之道下。

因為,唯有如此,當禁忌世界的生靈死去之後,才能在輪迴中重生。

輪迴,本就是一樁後手,當整個禁忌世界都被打崩,當世間生靈都死去之後,隻要輪迴還在,就能從輪迴中重現。

如今,輪迴之道顯化,天下生靈莫不有感。

“輪迴大帝……這是輪迴之道重現了嗎?”

“在遠古時代,輪迴之道,堪稱禁忌啊……無人能走到最後。”

“輪迴重現,黃金大世的背後,曆史的車輪早已經滾滾而至!”

“輪迴大帝都要尊奉的荒天之主,又是什麼人?為何從來冇有聽說過。”

一時間,天下各大洲,都是雲起響應,前往荒天聯盟,要伐灰霧洲!

荒天聯盟,於崑崙界大會天下修者,不過短短幾日內,加入荒天聯盟的,足有千萬之數,其勢之盛,已經遠超過當世任何一個帝庭。

聯盟之下,共設十方統帥,火靈兒、木婉清、慕千凝、武小鯤、雲辰、長孫長青等,各領百萬大軍。

“仙土、聖土、神土,如今又加上輪迴大道現世,給了世人信心。”

在崑崙界,已經建立起來的荒天聯盟之內,火靈兒等,頗為感慨。

曾經的禁忌世界,聞黑暗則色變,但如今,灰帝投敵之後,天下卻敢群起而攻之。

毫無疑問,一切都是因為李前輩……給了世人信心。

畢竟,仙土、聖土等出現,曾有黑暗中的至強者出手,但都被擋住了。

如今世人皆知,在荒天聯盟之後,有可以和黑暗中至強者抗衡的高手!

荒天之主!

所以,荒天之主四個字,很快成為世人信念。

“黑暗降世,大戰將至……此戰,乃當世與黑暗第一戰,或許萬古大局,都將從此而動……”

黑白注視著荒天聯盟之前,飄蕩著的大旗,道:

“我去小山村一趟,見李前輩。”

火靈兒等也是道:“我們也去。”

……

而此刻。

一片不知何處的黑暗之地。

“那方黑暗世界逼近現世了,灰帝已經接受黑暗道經,將證黑暗天帝。”

止者察聞寰宇,已知曉了禁忌世界發生的一切,他開口道:

“輪迴大道也已經現世,舉荒天之主大旗,要征伐灰霧洲。”

聞言,暗者眉頭不禁一皺,道:

“荒天之主?這……看來輪迴的背後,真的是那位……”

“畢竟,那位是從‘荒天之地’走出的,在一段歲月中,他曾被稱為荒天之主……”

荒天之地,曾是一個古老的名次,極其神秘,縱然在黑暗之穹下,知道的人也不多。

“荒天之地,據說從仙道文明時期,就已經存在,曆經仙道之毀、聖道之亡、神道之滅……直到混沌歲月凋零之時,才被師尊毀去,但那位,卻從荒天之地中走出,成為了這天地中的唯一異數……”

默者也是低語。

“就連輪迴都出現了……其名號更是已經遍佈整個禁忌世界,您卻說,他不曾出村?!”

止者有些不忿地看向黑暗王座上。

黑暗王座上的存在,那是他們觀察那位的一隻眼。

雖然不能直接注視那位,但是,那位的所思所想,每一個念頭,都會映照入黑暗王座上存在的心中,因為……他們本就一體。

黑暗王座上的存在,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道:

“小朋友,你在懷疑我?”

話音一起,黑暗王座上,似有一道無形的氣機垂落!

“止!”

止者大吃一驚,急忙釋放自身的止道,想要讓那無形氣機止住。

就連周圍的暗者、默者,都是瞬間僵化,身體意念皆不可再動,但是,那黑暗王座上垂落的那道氣機,卻是絲毫不受影響,直接落下,化作一個巴掌。

“你……”

止者閉上了眼睛,心中緊張到了極點,他知道,自己要被抽了。

但,那巴掌卻隻是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即消散。

黑暗王座上的聲音懶懶地傳來,道:

“算了,打你冇什麼意思。”

說完,黑暗王座上,似乎又響起了富有韻律的呼吸聲,那存在就像是睡著了。

止者聞言,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也解除了自身的無動之道。

“比跳大神還要離譜……”

止者不禁開口,喃喃道:

“縱然跳大神的,雖然能破我的無動之道,但也不會這麼輕鬆直接……”

暗者沉聲道:“你孟浪了。”

止者道:“我也是心太切了些……”

“不過,如今該如何?”

暗者沉思了一下,道:

“我們得出手,幫那灰帝一把,他若能證道為天帝,便可攪亂整個禁忌世界!”

“輪迴大帝已出,尋常人去,恐怕無濟於事,須得你我師兄弟走一遭?”

但,就在此刻,在這片黑暗之地的深處,一道漆黑之門中,忽然響起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我去。”

聽到這聲音,止者、暗者,都是大吃一驚,急忙轉頭。

就連黑暗王座上的呼吸聲,似乎都是微微一緩。

隻見在那門中,一個老者走了出來,他宛如神棍一般,脖子上掛著一些古老的骨頭,腰間佩戴著舞刀,背上還揹著一個鑼鼓!

他的眼中,瀰漫著黑霧。

“跳大神的?”

“你怎麼會出現?!”

兩人都是震驚了。

這個老者……赫然便是跳大神的。

他緩緩走來,道:“他已經快完成最後一步,你們這些草包卻渾然不知,我若不出現,整個黑暗之穹,都將被你們埋葬!”

聞言,暗者和止者,都是愣了一下。

他?

“你說的是……村裡的那位?”

止者開口。

“還有誰?”

跳大神的反問。

止者道:“他仙道、聖道、神道本源都已經喪失,境界將跌落,毀源焚宙之局將成,到時候,藉助焚宙大陣,以整個黑暗之穹的黑暗本源為火,將把他徹底煉化……”

跳大神的臉色陰鷙,忽然一巴掌扇了過去。

止者臉色大變,道:“止!”

但,這一刻黑闇跳大神的手上,卻變化過數種大道,居然不受控製,狠狠一巴掌抽在了止者臉上!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

“你……”

止者連連退後,身為無上中的佼佼者,此刻,他卻顯得驚懼無力!

“無限之道,不可限製……”

暗者喃喃低語,道出了真相,跳大神的化用了某種古老而強大的無上之道!

“毀源焚宙?可笑!”

黑闇跳大神冷漠地開口,道:“老子天下第三,都從來不敢打他的主意,憑你們都能對付、算計他?”

“不自知到了愚蠢的地步。”

聞言,暗者忐忑地道:“你的意思是……他喪失諸多本源,都是假的,在算計我們?”

黑闇跳大神道:

“喪失諸多本源是真的,不過,境界跌落?無稽之談!”

“他在走的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他眼中的黑色光芒冷峻無比,道:“這其中的奧妙,就算我也看不清楚……不過,若你們當真把整個黑暗之穹的黑暗本源當做賭注,去做那焚宙大陣……隻會一敗塗地!”

止者、暗者等,都是臉色難看至極。

對於跳大神的話語……他們不敢懷疑。

“難道……我們一開始就錯了嗎……”

“當真鬼迷心竅了……跳大神說得對,我等,能算計他嗎……多半是身處他局中而不自知!”

想到這一點,他們都是心驚肉跳。

“那該如何?他如今,已隻差最後的混沌本源冇有散去了……”

止者急迫地發問。

跳大神淡淡道:

“你們師父,已從堤壩走出……去找他了。”

聞言,幾人更都是驚了!

“師尊……出來了?!”

他們駭然失色!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