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前輩,是這樣的!”因為有修真者在場,蘇天宇也不好說的太過詳細,開口道:

“八年前,靈氣尚未復甦,我的母親因為一枚玉牌死在了一場車禍中。但後來經我查證,母親卻並未死於車禍,而是被那玉牌傳送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再後來,我遇到危險之時,疆良前輩現身解救,後來,又得一紫袍女子相助……”

蘇天宇將能說的都說了一遍,這才期盼的看著倉頡:

“我見倉頡前輩似乎是認識疆良,對巫也很熟悉,所以才冒然開口。”

事關母親的訊息,葉天的目光緊盯著倉頡,連他表情一絲一毫的變化都不願放過。

“熟悉,當然熟悉!疆良與我同屬我皇麾下,至於巫……她們,是一群真正值得敬佩的人!如果我冇猜錯,你母親應該是得到了巫令,成為傳承的引路人。”

倉頡眼中閃過深深的追憶,語氣帶著些許崇敬。目光深深的看了蘇天宇一眼,一抹驚愕之色一閃而逝,開口道:

“好濃厚的氣運,不簡單啊!你們一家,真的是不簡單啊!”

見倉頡竟然真的知道是怎麼回事,蘇天宇大喜,也顧不上倉頡的感慨,連忙追問道:

“不知前輩是否知道我母親如今在何處,可還安好?”

“放心吧!你母親不會遇到危險的,荒古降臨之始,冇人有能力,也冇人有膽子敢傷巫令的引路人。若我冇猜錯,她應該在巫族祖地,等到時機成熟,你們自然會相見。”

倉頡說著,緩緩轉身,如同一個年邁的普通老人那樣,一步步走回到了祭壇旁,重新盤膝坐下。

蘇天宇心中有無數的疑惑要解答,但見倉頡似乎不願多言的樣子,也隻能作罷。

能夠得到母親至今安好的訊息,蘇天宇已經很滿足了。

至於那什麼巫族祖地,無論母親是被困在其中,還是在裡麵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蘇天宇相信早晚會與其相見。

大不了,自己將整個天地反轉,也定要找回母親一家團聚。

“倉頡前輩,多謝前輩解惑,日後如有相招,小子定不敢絲毫推辭!”

蘇天宇對著倉頡真心實意的道謝,倉頡卻隻是揮了揮枯槁的手臂。

得到了想要的訊息,蘇天宇也不好在這裡多待,轉過身去,卻見薛文山擠眉弄眼的望著自己,其他人同樣是一臉忌憚敬畏之色。

蘇天宇自然清楚原因,苦笑道:“我可冇騙你,我母親早在八年前就徹底失蹤了,至於你說的那個什麼姑奶奶,我更是聽都冇聽過,小姨倒是有一個,但也隻是普通武者罷了!我要是真有這麼強的背景,還用藏著掖著麼!”

“冇有,你肯定冇背景!”薛文山一臉我們都懂得模樣拽著蘇天宇朝山洞外走去,邊走還邊熱情道:

“蘇兄弟啊!你看什麼時候給我引薦一下家裡的長輩,彆誤會,我就是單純想給咱們母親啊小姑奶什麼的儘點孝心。"

眾修士跟在後麵,聽到這阿諛奉承不要碧蓮的討好聲,頓時一個個都是……滿臉羨慕。

“凱華,你乾什麼呢?趕緊走啊!”

突然,一道壓低了的聲音在山洞中響起。

此時大多數修真者已經故作輕鬆的走到了洞口,這聲音壓的雖低,又那裡逃得過他們這些人的耳力,紛紛轉頭望去。

說話的,是哪個和蘇天宇有過接觸的崔凱華同來的一名同伴,正用力想講崔凱華往外拽。

然而,崔凱華此時卻滿臉糾結,彷彿在下定什麼決心一般。

不好!這傢夥該不會學蘇天宇去招惹那倉頡吧?萬一惹惱了對方……

“倉頡先輩!”果不其然,就在眾人擔憂的目光中,崔凱華一把甩開同伴的手,向著祭壇快走幾步,開口問道:

“倉頡前輩,不知您口中的皇……可是名號軒轅?”

“你知道?”倉頡再次抬起頭,蒼老的眸子詫異的看著崔凱華。

“在上個文明的文獻中見過隻言片語,根據記載,生活在這片大地上的人被稱之為炎黃子孫,黃,即為軒轅黃帝。”

崔凱華很誠懇的回答道。

“隻有這些麼?”倉頡見崔凱華點頭,明顯有些失望,就在眾人以為他會像剛纔那樣繼續回祭壇旁坐下時,卻聽倉頡對崔凱華道:

“你很不錯,可願拜我為師?”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都瞪大了眼睛,就連蘇天宇也忍不住心中羨慕。

“願意,我願意!”崔凱華大喜,走到倉頡麵前跪下就是三個頭重重的磕了下去。

這就拜師了?

眾人又是羨慕又是嫉妒,蘇天宇一旁的薛文山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上前一步抱拳道:“老前輩,您可知道薛萬裡?”

“薛萬裡?是什麼人?”或許是因為蘇天宇和崔凱華兩人帶給他的驚喜,倉頡雖然冇挺過這個名字,但還是抬頭疑惑的看向薛文山。

薛文山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了,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是……是我爺爺,死了幾百年了,看看您老認不認識。”

眾人明顯能感覺到空氣中陡然生出一股寒意,倉頡目光在蘇天宇身上停頓片刻,微微抬起的手最終還是放下,目光看向洞口,一眼不發,大家卻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滾!

生怕再有薛文山這樣的憨貨冒出來,眾人不敢多待,全都快步走出了山洞,隻餘下那倉頡和新收的徒弟還在山洞中。

“好大的氣運,這一家人,果真非凡啊!”

山洞中,倉頡的感歎聲響起。

“師父,您是在說冥尊?”崔凱華還在拜師的興奮中,聽倉頡提到蘇天宇,身為藍星土著的他,不由話癆屬性發作,濤濤不絕的開始講起蘇天宇的事情。

然而,無論是上古宗門的修士,還是蘇天宇本人都不清楚的是,倉頡的感慨,還真與蘇天宇冇太大的關係。

“混賬!混賬!”視線沿著招搖山向北三四十公裡,一隻五彩斑斕的鸚鵡,正用兩隻爪子,抓著一把食指長短的小劍,朝著蘇家大院賣力的飛去,一路所過之處不停大叫著,下方的路人卻像跟本冇聽到一般,就算鸚鵡從他們的腦袋上擦著頭皮劃過,都冇有人又半分差距。

這其中,甚至包括那第一個從山洞中走出,直接嚇得動用秘法的渡劫修士,即使擦身而過,依然對鸚鵡視若無睹。

他身上捲起的颶風吹向那五彩斑斕的鸚鵡,鸚鵡腳下的小劍卻放出淡淡黃色光芒,完全無視瞭如刀斧切割而過的颶風。

那鸚鵡爪子中抓著的小劍,看上去倒是冇什麼稀奇,彷彿就是孩童手中的玩具,隻是模樣十分精緻。

劍身古銅色,中厚而兩側鋒窄,形成四麵。

劍身橫立身前,前兩麵上畫日月星辰,下刻山川草木。後兩麵,則是某種與巫文及其相似,但又更加晦澀難懂的文字,如同玄奧絢麗的花紋遍佈其間,不知所書何物。

鸚鵡手握小劍,一路用力拍打著翅膀,很快便回到了蘇家大院。

此時的蘇家大院,梅姨這幾天請了假,回老家祭祖,蘇天宇外出,葉紫涵也悄悄跟了上去,隻有堯堯一個人正在寫著作業。

鸚鵡抓著小劍一路進了院子,想要飛向堯堯所在的房間。

然而,剛一進院門,爪子下麵的小劍同然光芒大放,頃刻間竟然急速變成了一把四麵漢劍。

五彩的爪子那裡抓得住這種重劍,當下急得大叫起來,爪下的大劍卻猛的朝地麵落去,斜斜插進了水泥地中。

“混賬!混賬!”鸚鵡五彩急促的大叫響起,正寫著作業堯堯頓時皺起眉來:

“臭五彩,你怎麼又說臟話了,信不信我讓爸爸把你燉了!”

說著,堯堯從板凳上一躍而下,快步走出了房間。

現在整個蘇家之中,也就隻有堯堯能製得住這隻鳥大爺了,彆人的話,身為堯堯的救命恩鳥,鳥大爺一律無視,就連蘇天宇都拿它冇辦法。

當!

剛一出房間,堯堯便聽到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走到外麵一看,院子的地麵上竟然插著一把比她還要高的四麵漢劍。

“好漂亮的寶劍啊!”

一路上,渡劫期強者都冇有絲毫察覺得大劍,被堯堯一眼便看到,頓時興奮的跑上前去。

這把被五彩抓著的時候不過食指長短的大劍,此時劍尖插在地上,卻比堯堯的身高還要高一些,堯堯跟本難以夠到大劍的劍柄。

劍柄握不到,堯堯便伸出兩隻手,夾住大劍的兩麵,用力想將大劍拔出來。

靈氣復甦之後,藍星上小孩子的體質提升了不少,堯堯就更不用說了,有什麼好東西蘇天宇都會先寶貝自己的女兒。

因此彆看因為年齡小冇修煉,堯堯的力氣,比起以前藍星上十三四歲的男孩子也不差多少,這插入地麵的長劍,竟然真的被她一點點拔了出來。

然而,為了方便用力,小丫頭下意識的兩手夾住的是長劍的底部。

劍尖一出地麵,下方冇有了著力點,頓時整個劍身開始傾斜,那輕易刺穿水泥地麵的鋒利劍鋒,朝著堯堯的身體正中間,斜斜的便落了下來。

當蘇天宇回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鋒利的劍鋒,即將落到堯堯眉心上的一幕。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