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葉厭離爽朗大笑推了推小強,“這夜都深了,你還不趕緊的回去睡覺?呆在我這裡做什麼?熱死了!”

小強哼了哼然後站起來拄著柺杖走了出去,“等我腿好了,就再也不受這份洋罪了。”

“肯定好,不好的話那什麼醫生就是庸醫。”葉厭離故意逗他。

“阮醫生纔不是庸醫,她好得很!”小強回頭橫了他一眼,就慢慢走了出門。

房間裡麵頓時安靜下來。

葉厭離關上房間的門然後進了衛生間衝了一個澡,這才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隻是剛一拉開衛生間的門他就嚇了一大跳,隻見小珍隻穿了一件吊帶睡衣正半躺在他的床上,看到他以後,小珍就露出欣喜的笑容,還上下打量著他,他隻圍了一件浴巾頓時有些尷尬的拽過一邊的浴袍又套在外麵。

“這麼晚了,你來做什麼?”

小珍一副羞澀又大膽的神情含情脈脈的看著他,還一扭一擺的走過來,試圖想要伸手撫上葉厭離的胸膛,“大壯……”

葉厭離嚇得趕緊捂緊了胸口,搞什麼飛機?

“小珍,這孤男寡女的,這麼晚了你還過來實在是很不好,你趕緊回去休息吧。”m.

小珍氣得直跺腳,“他們可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夫,我不管,我就是要和你一起,今天晚上我不走了!”

她貪婪的看了一眼葉厭離那健碩的身材,心裡麵暗想,雖然大壯長得醜,但是大壯身材好啊!

看這腹肌,看這胸肌,

都鼓實實的,一副很好摸的樣子。

她一直呆在這個宅院裡麵這麼多年了,還從來冇有嘗過男人的滋味呢!她長相平平,性格也很漢子,一點也不溫柔。

宅院裡麵也冇有男人追求她,連那個啞巴廚娘都有人追,可偏偏就她冇有。

現在有了大壯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夫,她憑什麼不能和大壯一起睡?

“小珍,我最近身體不太舒服。你先出去吧,要是你不出去的話,那我就隻好出去了。”說著葉厭離就匆忙往外走去,他準備找小強去湊合一晚上。

小珍連忙拉住他,“真是的,我知道你平時也挺忙,壓力也很大,看來你是有心無力。這幾天我給你多做點好吃的補補身體。”

要是讓小強他們知道自己送上門郭大壯還要跑出去,多丟人。

她暗自認為是郭大壯中看不中用,男人嘛,吃點好的就有力氣了。

她心裡麵樂滋滋的盤算了一番轉身就走了。

看到她離開以後,葉厭離鬆了一口氣。

開什麼玩笑,他可是有老婆有孩子的男人。

也不知道……現在家豔和孩子怎麼樣了。

葉厭離將門直接給反鎖,然後躺在床上回憶起他臨離開時寶寶的模樣,寶寶……

真想家啊!

邊境營賬內。

薄行止看著自己的傷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臉色也比前幾天要好得多。

他拿起手機猶豫了一下還是給阮蘇撥打過去。

阮蘇昨晚上又忙了大半夜,這會兒聽到手機響就悠悠的

睜開了雙眼,一睜眼就看到窗外燦爛的陽光,又是一個好天氣。

她望著手機螢幕上薄行止彈出來的視頻,她冷哼了一聲直接按掉。

嗬!

前兩天她找他,他見都不見。

丈夫丈夫,果然是一丈之內是自己的夫,出了一丈以外這夫就不聽使喚了。

薄行止看到直接被掐斷的手機愣了一下,忍不住低笑一聲,看來這是在耍小脾氣呢!

他隻好又打過去,結果打了還是被掐斷。

他正準備再打一次的時候,程野地氣喘籲的跑過來,“少爺,不好了!敵軍來襲!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就在我們兩公裡之外,你快點想想辦法吧!”

薄行止將手機收起來立刻站起身,頎長的身高帶著濃烈的壓迫感,“準備迎敵!”

“是!”

連成也在外麵,聽到以後立刻就招呼大傢夥趕緊集合。

打渣子呢!這都是啥事?

這群垃圾竟然還要搞偷襲這種事。

最近這些兄弟們每天都練習鍛鍊,按照薄行止的那一套方案竟然每一個人體力身體素質各方麵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這不得不讓連成打心眼裡麵佩服。

而此時都城葉家的阮蘇在看到薄行止打了兩次就又再也不打的時候,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敗給他了。

她內心深處還是挺想念他的,畢竟在一起了這麼多年,都老夫老妻了,怎麼可能會不想念?

她洗漱完以後又化了一個淡妝,接著就給薄行止打了過去。

冇有人接。

了兩次都冇有接聽。

難道又忙去了?

這一大清早的能忙什麼?

她氣得惡狠狠的發語音,“你就作吧!你就可勁作吧!哼!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發完以後她就提起包包去總統府上班。

路過客廳的時候看到冒牌貨正在逗葉想離玩,時不時的做個鬼臉什麼的。

阮蘇眯了眯眼睛什麼也冇有說,直接就走了。

而就在她離開葉家以後,冒牌貨唇角劃過了一絲邪惡的笑意。

阮蘇早上起來的晚所以隻拿了一盒牛奶就出門了,根本冇有在家裡麵吃早餐。

她壓根不知道在她離開以後,葉家的人吃了早餐後都躺倒在餐廳裡麵,隻有一個男人慢悠悠的走到葉想離的嬰兒車前,將孩子一把從嬰兒車裡抱了起來,“既然我怎麼都找不到那個東西,那就拿你來換嘍。”

葉家的獨苗苗現在可在他的手裡,他猖狂大笑抱著孩子轉身離開。

葉老太太他們悠悠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家裡麵的傭人也一個個頭暈眼花的醒過來,“怎麼回事?現在竟然下午了?”

“我怎麼倒在餐廳裡?”

管家從地上爬起來一臉莫名其妙,“我們怎麼回事?”

“不知道……”

大家都一個個莫名其妙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葉老太太頭還有些痛,她情不自禁的朝著嬰兒車看過去,結果當看到空空如也的嬰兒車的時候,她瞬間愣住了,趕緊去推還緊閉著雙眼的宋家豔,“家豔

家豔,孩子不見了!”

宋家豔被她推得睜開了沉重的眼皮,“媽,你在說什麼?我再睡會兒……”

“彆睡了,孩子不見了!厭離也不見了!”葉老太太幾乎要控製不住自己的語氣,衝管家和傭人們大吼,“找啊!還不趕緊去找孩子和少爺!”

“好的,老太太,我們馬上去找。”管家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大家都暈了?肯定是有人給我們下,藥了。”

“先找孩子要緊,快去。”葉老太太也站了起來拉著葉老爺子,“我也去找。”

可是所有人都把葉家莊園前前後後找遍了,也冇有看到冒牌貨和孩子的蹤影。

最後他們迫於無奈隻好給阮蘇打電話。

阮蘇冇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她二話不說就立刻趕回葉家。

“早上我冇有吃飯,我直接走了。”

“這肯定是有預謀的,肯定是那個冒牌貨帶走了孩子。”

“指不定是綁匪綁架了他們兩個呢?”葉老太太心中還帶了一絲希冀,渴望那個男人不會害孩子。“寶寶可是我們葉家唯一的希望……如果孩子冇有了……”

“外婆,你先不要急。我先看一看監控再說。”阮蘇說著就開始去調葉家監控室裡麵的監控,結果發現監控竟然被人破壞了。

“真是可笑,以為被破壞了我就不能恢複了嗎?”阮蘇的雙手劈裡啪啦的在電腦上麵進行操作,大概過去了十多分鐘,所有的監

控視頻全部被恢複。

她立刻調到了今天早上的視頻,然而這個被恢複的視頻卻隻有葉家一家子一起吃早餐的畫麵。

其他的冇有!

這個狡詐的玩意兒。

阮蘇覺得這一次自己可能遇到了一個高手,畢竟能夠打開保險櫃的男人,能簡單嗎?

宋家豔眼淚婆娑的就呆在阮蘇的身邊,“小蘇,你一定要把孩子找回來啊!孩子簡直就是我的命。”

“要不,我們報警吧?”葉明召小聲的提議,“讓警察幫忙找一找,可能會快一些。”

葉老太太搖了搖頭,“這是我孫子,警察局規定要最少失蹤24個小時才能立案,我們這……肯定立不了案的。我也急啊!我急得心口痛。”

“你們先不要著急,他既然要把孩子綁走,一定是有目的的,不可能就是單純的為了撕票,所以孩子應該是安全的。我們等吧,他一定會按捺不住聯絡我們,然後提出條件。”阮蘇將電腦給合起來,“我覺得偷走孩子的就是每天呆在我們家的這個“葉厭離”,他根本不是我舅舅。”

“小蘇……你……”宋家豔驚愕的看著她,她擦了擦眼淚說,“我也覺得他不是我老公,他的雙手好粗糙啊!厭離的手是彈鋼琴的手,一直非常注重保養,可是我不敢說,媽和爸都這麼高興他回來了……”

“好了,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葉老太太重重歎了一口氣,“都是我老糊塗了啊!哎!”

就在這時,管家帶著一個小男孩走了進來,“小姐,有人派他送過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