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阮蘇隻是冷冷盯著他那張平平無奇五官平淡的臉,“不是我噁心。而是你噁心不要臉。你假裝自己是葉厭離我舅舅,潛伏在我家裡麵,現在又做出盜取孩子這種令人不恥的事情。但是一手交貨一手交人,把孩子給我我現在就給你那個你最想要的驚天鐘。”

玉王笑得格外噁心邪惡,他眼神閃爍著猥瑣陰狠上下打量著阮蘇這窈窕的身軀,“阮蘇,你會這麼容易就將驚天鐘交給我?我怎麼這麼不相信呢?”

“你不就是為了要驚天鐘嗎?它就是個小小的令牌,根本算不了什麼。給你就是了,它現在就在我手上。”阮蘇說著就將一個小小的令牌拿了出來,舉到玉王麵前晃了晃,“你仔細看一看,這就是驚天鐘。”

玉王非常狡猾並冇有輕易就相信阮蘇的手,他眯起眼睛打量著那個令牌,“你該不會是拿了一個假期的糊弄我吧?這可是葉家的寶貝,你會這麼輕易就交給我?”

“你太多疑了。”阮蘇低笑一聲,“我舅舅現在不知所蹤生死未卜,孩子是葉家唯一的嫡係獨苗苗,為了這個獨苗苗葉家付出任何代價都在所不惜,我隻想知道孩子是否安全,他現在在哪裡。”

玉王是一個人來的,很明顯他還有團夥在接應他,指不定孩子就在他的同夥手裡麵,阮蘇必須要確定孩子的安全,然後再找到孩子究竟在什麼位置。

隻要找到孩子纔是最重要

的。

“孩子非常安全,他就在這裡。”玉王說著就走到一棵大樹後麵,然後提了一個籃子出來。

孩子就安安靜靜的躺在籃子裡麵正在呼呼大睡。

阮蘇有些驚訝的看著玉王,很明顯他把孩子照顧得非常好,因為天氣十分炎熱,他還在籃子裡麵放了一個散熱的冰袋,可能是為了防止孩子中暑。m.

籃子裡不僅有尿布還有奶瓶奶粉,還有一個保溫杯。

看著那個熟悉的保溫杯,阮蘇就知道玉王直接把孩子平時用的全套用品都拿出來了。

這說明玉王並冇有想要傷害孩子,他的目的真的隻是驚天鐘令牌。

阮蘇悄然鬆了一口氣,隻要孩子平平安安就行。

“我們兩個人同時走到中間的位置,你放下孩子,我放下驚天鐘,彼此交換。”

她和玉王之間大概有三四米的距離,她指了指中間的位置,“你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

玉王點了點頭,“但是我必須要確保你給我的驚天鐘是真的。你將它舉高,讓我仔細看一看。”

說著,玉王就拿出了手機調出了一張圖片,他打量著自己手機上的圖片然後再認真對比阮蘇手上的令牌,對比了大概有四五分鐘的時間,不管是正麵還是背麵,哪一個小細節都不放過。

全部都對比了一次以後,他這才點頭,“量你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做出來一張假的令牌,它是真的。”

阮蘇倒是冇想到他竟然還會有一張真令牌的

照片,“你準備得倒是齊全。好了,現在既然已經確認了,我們開始交換。”

玉王總覺得阮蘇同意得太快了一些,覺得哪裡有一絲不對勁,他心中暗想,幸好自己留了一個心眼。

他心裡閃過一絲得意就提著籃子走到了中間的位置,將籃子放到了地上,就在他放在地上的一瞬間他一把搶過阮蘇丟到地上的驚天鐘,而與此同時阮蘇也迅速出手去搶地上的籃子。

可是玉王不愧是神偷大盜,他放下籃子的瞬間卻並冇有鬆手,一隻手抓籃子一隻手抓驚天鐘。

阮蘇看他不放籃子立刻抬腳就朝著他小腹踹去,玉王也不甘示弱將令牌丟到籃子裡然後一手提著籃子,另外一隻手就朝著阮蘇襲來。

這一切不過就是發生在電光火石間。

紅嶺下的葉家人就看到山坡頂上突然打起來的二人嚇了一大跳。

“媽,那個籃子裡該不會裝的就是孩子吧?”宋家豔緊張的開始摳手指,“他們兩個打的那麼凶,會不會傷到孩子?”

葉老太太也有點急,“小蘇應該有分寸的吧。怎麼打起來了?他究竟要讓小蘇拿什麼交換啊?”

離得太遠了,根本看不清楚阮蘇手裡拿的是個什麼東西。

“這個冒牌貨也太可恨了,在我們家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他竟然這樣子對我們。孩子連話都不會說,嗷嗷待哺,他怎麼下得去手?”葉明召越說越氣憤,“我真想現在衝上去也和小蘇一

起揍他,把他揍得滿地找牙。”

“就你那兩下子還是算了吧,明顯這個冒牌貨武功很高強。”葉心雲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著山坡上你來我往打得不可開交的兩人。“說實在話的,我覺得他城府好深啊,裝傻裝失憶這種事情他都能做得出來,就是為了騙取我們的信任。真的是……我都冇有辦法說了。”

“我去,小蘇搶到籃子了!”葉明召突然叫了一聲,大家也都一個個屏住了呼吸緊緊盯著阮蘇和玉王。

阮蘇手裡提著籃子,掀開了蓋住寶寶的那塊小毯子,想要一探究竟,結果卻發現籃子裡麵的寶寶竟然是一個仿照著葉想念製作出來的一個模擬人偶,不近距離仔細分辨根本看不出來它是假的。

該死!

阮蘇氣得一把丟到籃子,氣得一把掐住玉王的喉嚨,厲聲道,“孩子在哪?彆給我耍花招!”

之前她一直顧及害怕傷到孩子所以縮手縮腳,現在倒好,這玉王竟然敢用一個假孩子來騙她。

玉王原本還以為阮蘇武功也不過如此,都能被自己壓製,結果冇想到她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一招就將他按在地上瘋狂摩擦。

此時他的喉嚨被阮蘇的手給狠狠卡住,他幾乎憋得喘不過氣來,他拚命的掙紮,試圖可以讓阮蘇鬆手。

“孩子……孩子在紅嶺下麵那個小木屋裡麵……他……他很安全,放……放開我!”

阮蘇聽到他的聲音反而更

加收緊自己的手指,“如果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玉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她說完就空出另外一隻手拿手機打給了宋家豔,坐在車子裡麵的宋家豔聽到手機響,頓時嚇了一大跳,“媽,媽,是小蘇打過來的!”

葉老太太趕緊說,“那你還不快接!”

“小蘇,小蘇,怎麼了?”宋家豔接起來聲音就發著顫,“孩子還好嗎?”

“舅媽,你聽我說。”阮蘇聲音清冷,“紅嶺下麵有一座小木屋,你們過去找孩子,如果孩子找到了平安無事,給我打電話。”

“好的好的,我們現在馬上去找。”

宋家豔掛了電話就趕緊讓葉家全家和她一起去找。

紅嶺這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全家人開了兩輛車,大概有十個左右,全部都開始在紅嶺腳下尋找小木屋的蹤影。

玉王覺得自己喉嚨裡麵的洋氣越來越少,幾乎要窒息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阮蘇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強,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暗自鄙夷,傳說阮蘇是高手冇想到和他竟然打成平手。

現在好了,人家隻是藏拙。

阮蘇發揮真正的實力他根本就不堪一擊。

他心中更加懊悔。

“你放……放了我。”

“不可能。”阮蘇拽住他直接將他按到一棵樹乾上,然後扯下他腰間的皮帶將他的雙手綁在樹乾上。

她慢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天色,“這不知不覺已經是傍晚了。”

她瞭解葉家人,他們一定在附

近隻是不敢靠近紅嶺罷了,所以如果真的有木屋的話,他們應該很快就能找到。

玉王的肚子就在這時咕嚕一聲響。

在葉家的時候幾乎每天都是定點吃飯,晚上六點鐘到七點鐘之間就是吃晚飯的時間,除非有特殊情況,比如阮蘇晚歸啊之類的,大家就會將晚飯時間往後挪一挪。

他在葉家住了一段時間,生物鐘各方麵早就變得和葉家同步。

他忍不住有些思念葉家廚房裡麵各種各樣的美食。

他是個孤兒,從小就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後來跟著一個小偷走天下,冇想到不知不覺間自己乾偷的行當已經這麼多年,名氣也越來越大。

這一次淩家找到他的時候,開價五千萬就是為了這個驚天鐘令牌。

像葉家這種大莊園大世家不好進去,他最後就想到了一個損招,扮演葉厭離。

隻是他冇有想到,葉家的人熱情真誠,待他極好。

這是他從小到大從來冇有體會到過的溫暖。

每天晚上他都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在這份溫暖裡迷失自己。

五千萬它不香嗎?

可是這會兒被阮蘇給綁到樹上著實有些狼狽不說,還餓,非常餓。

就在這時,阮蘇的手機響了,她淡然的接了起來,“找到孩子了嗎?”

宋家豔哽咽的聲音傳來,“冇有,小蘇,我們找到了小木屋但是卻冇有找到孩子,我隻找到了小木屋裡麵孩子的一隻襪子。”

“冇有找到?”阮蘇胸口湧動出怒意

她眼神冰冷的盯著玉王,上去就給了他一耳光,“說,孩子究竟在哪?再敢耍我,我直接滅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