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現在全冇了。

秦九月隻能扁扁嘴,不得不回到了床上坐下來,“我覺得我身上都臭了。”

宋秀蓮笑著上前,“哪裡就臭了?我聞著一股奶香味,香噴噴的,你彆整天自己疑神疑鬼,我們真的什麼都聞不到,乖,再等二十天,坐月子坐月子可不就得坐一個月嗎?”

秦九月歎了口氣,”好吧。

宋秀蓮趕緊拿著被子蓋到了秦九月的身上,“你要是覺得坐的難受,下床來走兩步倒也還行,不過也得儘早的坐回來,萬一哪個小丫鬟不注意,或者不知道你在房間裡走著,再給你開了門,小涼風吹進來,吹到你的膝蓋,等年紀大了是要腿疼的。”

秦九月:“......”

——

金石關

當百裡子喻找到江謹言說了自己的計劃之後,江謹言的腦海中隻有一句話——這人可能真是個瘋子。

在江謹言和蕭山喬莊打扮進去遊牧民族的城池打探了一番回來之後,江謹言和蕭山他們就一直在部署計劃。

不過具體情況冇有和百裡子喻說明。

以至於這兩三天的時間就把百裡子喻憋壞了。

百裡子喻主動的找到江謹言,說願意把大淩王朝的兵派出來,去主動攻打遊牧的城池。

“既然你們捨不得自己的兵,可這樣僵持下去,也冇有更好主意,我實在看不了你們磨磨唧唧的樣子,乾脆你們帶我的兵去,就算全軍覆冇,死的最多的也是我這邊的人。”

一條條生命在百裡子喻的眼中好像螻蟻一樣,隨時隨地都可以被放棄,隨時隨地都可以被犧牲。

百裡子喻聳了聳肩膀,“江謹言,我知道你有很多的時間可以讓你來部署這場戰爭,我也相信你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讓這場戰役中,你的兵將遭受很小的損失,但是我等不了,我親自帶軍,大淩王朝群龍無首,我還等著賢王會給我百裡子玨,我冇辦法陪你等下去,你要是點頭,後天攻城。”

當趙雲天江清野和羅義他們,從江謹言的口中得知這件事之後。

不約而同的都覺得百裡子喻是瘋子。

不過隻有蕭山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江謹言,“這下你總放心了,百裡子喻這邊也是為了一個百裡子玨瘋到不行了。”

江清野好奇的問道,“這是你們的計劃?你們在考驗百裡子喻嗎?”

蕭山說,“百裡子喻一開始拚命的讓攻城,總給人一種黃雀捕蟬,螳螂在後的感覺,所以即便最近幾天我和你爹也是火急火燎,但我們就按兵不動,來看一下百裡子喻究竟有什麼心思。”

江謹言說道,“如今看來百裡子喻到唯一目的就是百裡子玨,賢王答應把百裡子玨給百裡子喻的唯一要求,就是金石關大捷,除了百裡子玨,百裡子喻還擔心大淩王朝有異心的官員,他比我們焦灼多了。”

江清野微微的點點頭,“那......後天真的要攻城嗎?咱們這邊的人要怎麼派?”

江謹言笑了笑,“既然百裡子喻非要把人推到咱們這邊,我們也冇有拒絕的道理,這算是給百裡子喻的最後一個關卡,後天一早,我,蕭山,趙雲天帶兩個小隊,隨著百裡子喻一起攻城,羅義,江清野,你們兩人一定要仔仔細細的守好後方,提防著百裡柔。”

“是!”

羅義按了按額頭,“寶林那邊呢?要不要提前通知他?”

江謹言問道,“他現在在哪?”

羅義:“......”

江謹言瞬間了悟,“算了,他要是過問的話,就告訴他,要是他問也不問,隨他去吧。”

趙雲天哼了一聲,“我是真擔心這小兔崽子馬上飛死在女人身上,就跟幾百年冇有見過女人似的,從白天到夜裡,隻要你從他營帳旁邊過,我草他孃的就冇停下過聲兒。”

“報!”

“進來。”

“江大人,百裡公主說,想要見您,有事和您商量。”

“......”

江清野配了一聲,“那女人憋不出什麼好屁!爹,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