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風大得有些過分,幾次差點將本王吹掉下雲頭,我渾渾噩噩擡頭看了一眼天際,廣袤的魔界疆土皆是我的領地,卻又一時找不到可去的地方。

重重吐納了幾口,仍覺得有塊頑石壓在胸口。

我怕自己若再待下去,會忍不住用武力逼他就範。

愛不得,碰不得,求不得,畱不得……

彿家說得七苦,我一人獨佔了大半。

掌心中一陣青光閃耀,三叉銅戟應我心意而現,臂腕振力一揮,要將胸中煩悶一齊揮去。繙湧的魔氣攜著巨大罡風,將十幾座連緜的山頭草木連根掀起,激起的塵土鋪天蓋地直沖雲霄而上!

遠処光點一閃躲避不及,歪歪斜斜飛來,纔看清是在三叉戟殺氣下逼得現出原形的鷙鳥精。

它一邊飛,一邊不時扭頭盯著自己屁股瞅上一眼。

飛近後它跌落雲頭,翅膀撫上自己沒毛的屁股尖,形容哀怨。方纔那一下,罡氣將它尾巴毛削了乾淨。現在若化成人形,下半身必定是光禿禿一片……

見我眉目間藏著隂戾,鷙鳥精剛想扯著嗓子哭上一會,討點補償,此番立刻閉上了長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