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緩緩的啟動,很快就來到了一片熱鬨的街區。看著那人來人往的街區,白明富忍不住感慨道:“這裡挺不錯啊,誰要是能夠將這裡的店鋪給租了,那可是日進鬥金啊!”

白明富的感慨剛剛說完,開車的司機就道:“這是東州最有名的巴黎街,聽說這條街的店鋪,都已經被沈林給買了下來。”

“而這巴黎街,就是沈林推動起來的。”

白明富這一刻,不知道該說什麼的,但是看著熱熱鬨的巴黎街,他的心中,對沈林越發多了幾分的佩服。

文再嵩讓司機將車子開慢一點,然後從巴黎街穿過去之後,他感慨道:“這裡不但修建的乾淨整潔,而且設計的風格很超前,沈林當年應該費了不少的心思。”

艾麗莎笑道:“沈林是個有本事的人。”

說話間,車子已經緩緩來到了五金機械廠的廠區,此時的五金機械廠大門,已經大變樣。

不但有被遙控指揮的大門,而且大門四周還裝飾一新。

“這裡以前是五金機械廠,現在成了米殼電子的一個分廠,咱們先看看這裡。”文再嵩道:“我聽說這裡,還是當年沈林被開除的廠子。”

聽說沈林在這裡被開除,白明富頓時來了興趣。

他現在最關注的,實際上就是沈林。

對於沈林的一切,他的心中,都是非常的好奇。

也就在這時,就見廠子的大門被打開,數百名穿著米殼電子工作服的工人從廠子裡走出來。

這些工人一個個興高采烈的談論著什麼事情,還有不少人一邊走,一邊哼著歌。

很顯然,從這些人的神色上看,他們顯得非常的高興。

白明富看著這等的情形,心中不由的想到自己門店的服務員下班的情形。雖然自己家的員工下班的時候,不是愁眉不展,卻也很少有米殼電子這樣情緒高昂。

“米殼電子的員工,大部分都精神飽滿,看來她們對於米殼電子給的待遇,還是非常滿意的。”艾麗莎看著那些工人,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

文再嵩道:“一般來說,廠子四周的商品情況,實際上代表著整這個廠子的經營情況。”

“你看看這五金機械廠四周的門店,不但有好幾個不錯的服裝店,而且還有很多飯店。”

“很顯然,這些店的客源,就是米殼電子廠的工人。”

“能夠拉動如此多店的消費,米殼電子廠的待遇,一定很是讓這些工人滿意。”

看著從五金機械廠走出的,越來越多的工人,白明富的心中,突然升起另一種無力感。

這隻是米殼電子眾多廠區中的一個,看這等的模樣,自己要想趕上沈林,或者超越沈林,是一個短時間做不到的事情。

“現在這裡,主要是生產米殼電子的老產品,但是我聽說,米殼電子準備在這裡,重新建設一條電動自行車的生產線。”

文再嵩說道電子自行車,神色就有些難看。

畢竟這電動自行車的投產,讓米殼電子有一種一飛沖天的感覺。他們太宇電子也想要生產電動車,但直到現在,還冇有將技術完全吃透,更不要說投產。

特彆是電池,更是一個讓他們忌憚的軟肋。

白明富聽到電動自行車,也很是謹慎的,閉上了嘴巴。

“走吧,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艾麗莎輕笑著道:“米殼電子的廠子不少,我就不信,每一個都和這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