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白皙的肌膚在陽光下接近透明,一雙嫵媚霸氣的眼睛冷厲的俯視著淮辛玉。

“院長有活路卻不分享,真是無情啊~”美人紅唇微啟,吐氣如蘭。

淮辛玉腦子裡一陣眩暈,有些想不通到底是為什麼,隻覺得麵前的蘇傾離仿若一隻正在吐信子的蛇!

“你,你怎麼在這?”

“我本以為你是個聰明的人,誰曾想你卻真的意圖逃離把我困死在這迷局裡!”蘇傾離突然一改昨日的大大咧咧,一身陰冷的氣息直逼麵前之人。

“在下……”

淮辛玉本能的後退起來,卻一個不留意,被腳下的碎石扳倒了!這讓他直接狼狽的跌倒在地上,疼得他俊顏一陣扭曲。

“你以為我不知道破廟是迷宮嗎?”她輕蔑的俯視著倒地的淮辛玉,居高臨下,“昨日我便明白此處是迷宮,所以直到今日湛王都不曾找到我!你不會真的以為你的計劃可以瞞得過湛王爺吧?”

淮辛玉咬著下唇,死死的盯著她。

“我昨晚打算和你言和,特意準備了果腹的食物,今日我想著你若是帶我出去了我必定保全你的性命,可你呢!”

忖度一番,淮辛玉道,“在下不能違抗命令!”

“誰的命令?”

“不可說。”

“不可說?好啊!”蘇傾離笑的十分陰鷙,側過臉看向自己身後的方向,“你剛剛聽見得馬蹄聲很近了吧?”

淮辛玉不語,滿臉疑惑

“你想知道為什麼他們又遠去了嗎?”

“你做了什麼?”

“我?”蘇傾離不屑一顧,冷傲的睥睨他,“院長,你這般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人難道不曾聽聞我的毒嗎?”

“……什麼毒?”他心裡頭些犯怵。

“這山裡哪裡來的野菜野味,你昨日便已經懷疑我了不是嗎?”蘇傾離笑盈盈的蹲下身子,拿出手裡的小藥瓶子,“這是我慣用的毒藥,可致幻可致命!若是長時間吸入體內,過不了一日便會渾身腐爛化為膿水。中毒之人自己都無法得知自己何時中的毒,發作時無痛無癢冇有任何感覺,唯獨腐爛時纔會千瘡百孔生不如死!”

“你…你昨日趁機在這條路上下了毒藥?”淮辛玉不可置信的盯著她。

“以防萬一,兩條路我都設下了。把此毒撒在旁邊的磐石和這條小路上,為了防止日頭把毒藥給烤化了,我還特意做了一些假的石子去包住我的毒藥。”她陰森森的一笑,明眸皓齒,伸出食指指著他腳下,“喏,你腳下那枚就是!”

這一指,嚇得淮辛玉連連後退遠離那枚石頭!

蘇傾離頓時大笑了起來,眼底儘是嘲諷和意料之中的得逞。

“放心吧,昨日我給你服用瞭解藥,就在那隻荷葉雞上麵。”她站起身子,雙臂疊放在胸前端著,“你不會中毒,但你的暗衛此刻已然中毒,正在不遠處陷入幻境的橫衝直撞找不到反向呢!”

這一刻,淮辛玉才真正的明白那位大人為什麼說她城府深難對付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