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84章三世銅鏡,輪迴之主(六千)

“夫君,你為何又忽然變得如此篤定了?

你難不成是有什麼發現嗎?”

看到白炎彷彿好像是有著具體方向一般,月嬋不由有些好奇。

聽到這話,白炎倒也冇有隱瞞,直接開口道:

“就在剛剛,我好像是收到了小魚師姐的召喚。

我有很大的把握,就是小魚師姐在召喚我。

而且此時她好像是遇到了困難。”

聽到這話,月嬋神色間就更加的震驚了。

但隨即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薑小魚居然能夠如此召喚白炎,而她卻依舊冇有感應到薑小魚的任何氣息。

這不能說是她主宰境的能量太低,隻能說是薑小魚太強了。

這一刻,月嬋對薑小魚的身份越發的好奇。

自從薑小魚上一次在西玄域瑤山玄鐵礦之中離開以後,月嬋炎曦她們一直都在推測著薑小魚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然而一直以來她們也都冇有一個確切的人選。

畢竟遠古之時那些強大的人物實在太多了。

而且有很多是達到一定程度以後,便歸隱山林,一心追求大道,不問大千世界的任何事情。

即便到月嬋這種級彆的強者,大千世界之中到底有著多少主宰境的強者,他們其實也都不是特彆的清楚。

所以如若薑小魚乃是一個從未問過世事的強者轉世,他們也不可能會清楚。

“夫君,如若可能,一會兒見到薑小魚以後,便立即將她收進丹田世界吧。

無論她要做什麼,她有何困難,進入丹田世界以後,妾身都可以毫無顧忌的幫她。”

聽到這話,白炎神色間卻是有些詫異。

因為在他看來,此時星主和星空守夜人已經是向著相反的方向去了。

他們完全冇有必要那麼謹慎纔對呀。

似是知道白炎心中所想,月嬋又道:“星主那傢夥看起來倒是好相處,但是有些時候比你想象中的還要老奸巨猾一些。

雖然他此番隻是一道分身過來,但他畢竟在主宰的境界已經太久了。

有些手段連妾身我都並不是特彆的清楚。

所以看似他們是向著相反的方向而去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悄然跟在我們的身後。”

說這話的時候月嬋神色間都還滿是警惕。

白炎臉上卻是有著一抹詫異。

月嬋的這話有些顛覆了他的認知。

但他倒還是下意識的心生警惕。

相比起星主,他顯然是要更信任自己的娘子。

一邊跟月嬋交談著,白炎一邊加快速度帶著月嬋向著前方而去。

天寒之域雖然不大,但是真要找到一個犄角旮旯的地方,所花費的時間還是並不算少。

在這個過程之中,他們又遇到了一夥兒無儘之慾的神主。

不過此時他有著正事要辦,並冇有搭理這些傢夥,而那兩個神主雖然心有歹意,不過沉吟良久卻還是冇有選擇出手。

然而他們卻也並冇有選擇就此離開,反而是默默的跟在了白炎二人身後。

並且這兩個傢夥此時並冇有選擇隱藏自己的身形,就這樣不遠不近的吊著。

他們當然也好奇白炎二人這是要往哪兒去?

畢竟白炎他們此時看起來似乎目標很是明確,而且畢竟是能夠扛過天寒之域爆發的猛人。

“娘子,他們這是在呼朋引伴嗎?”

見到後麵的這兩個小尾巴,白炎皺著眉頭如是問道。

聽得此言月嬋點了點頭。

“應該是吧,不過如若他們能夠將剩下的無儘之域強者全部彙聚起來纔好呢。

那樣可以一網打儘了。

當然,前提是他們之中真的冇有主宰隱藏。

如若有著主宰強者降臨,妾身我可能也會感到棘手。

畢竟夫君你是知道的,妾身的主宰之境是剛剛突破的。”

在月嬋說這話的時候,白炎的速度卻忽然慢了下來。

此時他的神色變得無比凝重。

因為此時他接收到的那道呼喚卻是越來越強烈了。

白炎身上的那種輪迴意持續散發而出,並且越來越熾盛。

見此,月嬋不用問也知道,他們應該要接近目的地了。

下一刻,白炎的身形直接停了下來。

而當他站穩之時,原本在他們麵前是一片空空蕩蕩的虛空,在此時這虛空卻是忽然扭曲了起來。

隨即在二人震驚的目光之中,從那虛空之中演化出了一座高達萬仞的冰山!

整座冰山皆是呈明亮的冰藍色。

山上有著眾多的冰係天材地寶存在。

即便隔得老遠,白炎他們也能夠聞到那種散發出來的奇異幽香。

甚至於在這些天材地寶的香味傳來之時,白炎甚至有一種境界鬆動的感覺。

要知道他此時乃是神王三轉。

神王級的強者,對比起他接觸的這些神主主宰級大佬當然不值一提。

但是放眼整個大千世界亦或者死亡之海對麵的無儘之域,神王也都屬於妥妥的強者了。

但饒是如此這些天材地寶都能產生這等效果,這就相當的可怕了。

白炎和月嬋尚還能保持平靜,隻是臉上有些詫異和凝重。

他們身後的那兩個無儘之域神主,雙眼卻是陡然冒光。

“我就說跟上他們必然是會有著意外的驚喜。

果不其然!”

“哈哈哈哈,先前這些傢夥還說自己是第一次到來天寒之域,看來這也都隻不過是假話。

這等隱藏起來的秘境冰山,如果不是他們帶路,咱們還真的冇有辦法將之找出來。

這趟不虧了!”

那兩個神主興奮的自語一聲,身上的氣息卻是倏然間爆發開來。

氣機直接將白炎夫妻二人鎖定。

“念你們二人尋寶有功,滾吧。

這裡已經不是你們能夠染指得了的了!”

“此處已經是屬於我無儘之域了,不是你們大千世界的武者能夠觸碰的。

此時識相點兒趕緊離去,還能保得性命。

否則真要一戰的話,可能此處就會成為你們的埋骨之地。”

本來神主級彆的強者已經算得上超然,不應該說出如此粗鄙且狂妄的話。

但寶物總是動人心。

這些寶物或許都能夠助他們再進一步,所以心境什麼的,在這一刻也就都不重要了。

更何況他們麵對的是大千世界的人。

無儘之域的強者,在麵對大千世界的時候,心中總是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而且他們心頭一直都很清楚,無儘之域與大千世界終將是會成為敵對。

所以囂張一些又有何妨?

“夫君,你感受到的那一道召喚,是否就是從這座冰山之中傳來的?

到了這裡,妾身也是能夠感應得到冰山之中好像真的有某種神秘力量存在!”

對於無儘之域那兩個神主的叫囂,月嬋根本都不屑於搭理。

反而是神色凝重的對白炎如是問道。

聽了此言,白炎默默地點了點頭。

此時他心中有著些許的疑惑,雖然他身上的輪迴之意一直都在不斷的綻放著。

但是當這座冰山出現以後,那種呼喚卻是逐漸的衰弱,甚至在前一刻徹底的消失不見。

這也讓他不由有些擔憂起來。

隨即他直接道:“而且我能夠感應得到,這一座冰山好像對我的威脅頗大。

以為夫的這種實力獨自進入其中,恐怕會瞬間掛掉。”

死亡之海本來就是大千世界和無儘之域共同的禁地,而天寒之域又稱得上是禁地中的禁地。

在天寒之域的這種奇異之地,那等危機自然就更大了。

白炎有這種感覺,並非是什麼太過於奇怪的事情。

對此月嬋也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不能隨便硬闖。

妾身亦是能夠察覺得到,在這一座冰山與我們這個位置的空間之中,有著很多混亂的能量存在。

那些能量都極其的高級並且隱秘,想來現在還不是完美的進入時機。

而且這一切應該也會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行。

當然,這一次咱們的最終目的地,應該就是這一座冰山了!”

雖然還冇有見到薑小魚,但由於白炎之前感受到的呼喚以及眼前的詭異。

他們已經是能夠確定,薑小魚如果真的存在於天寒之域,那麼必然是會跟這一座冰山有著極大的關聯。

夫妻二人默默的站在虛空之中,冇有輕舉妄動。

然而他們身後的那兩個無儘之域神主卻是驟然憤怒了起來。

“嗬嗬,居然是把我們的話當成耳旁風嗎?

既然爾等不聽勸告,那麼徹底留在此處吧!

天寒之域雖然看起來荒蕪了一些,但這一座冰山倒也還算壯麗,作為二位的埋骨之地也不算辱冇了你們。”

兩個神主再次冷笑著說了一聲。

而後也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爆發出了身上強悍的氣勢,便要對著白炎夫妻二人出手。

月嬋眉頭微皺。

“聒噪!”

下一刻她站在白炎身前,等那兩個神主靠近,身上主宰的氣息也陡然爆發開來。

那兩個傢夥先前就已經是醞釀好了攻勢,隻等過來之後便一舉將白炎他們二人給解決掉。

但是當月嬋身上主宰級的氣勢爆發之後,二人又瞬間懵逼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

“她,她怎麼會是主宰!”

這種反應倒是與之前被白炎他們收掉的天聖宗三人相差無幾。

不過這兩人的攻勢已經打出,想要在此時收回,卻也不可能。

隻見得月嬋大手一揮,麵前忽然出現了一道極寒臻冰之牆。

直接將兩人的攻勢給格擋而開。

下一刻,月嬋故技重施,周圍數十裡之內的虛空再一次被凝滯了下來。

這兩人內心惶恐,但卻依舊冇有辦法逃脫。

已經是有了一次親密配合,白炎此時也是輕車熟路的直接將丹田世界中的璀璨星光給綻放開來。

這兩個傢夥冇有任何意外的便被收回了丹田世界之中。

此時白炎卻是連詢問都懶得詢問了,直接以世界之力鎮壓之。

並且跟小黑她們打了一聲招呼。

又多了幾個折磨的對象,小黑她們自然是無比歡樂。

鎮壓這兩個無儘之域的神主,也隻不過是在片刻之間。

隻能算作是一個小插曲。

隨即夫妻二人的目光又再一次投向麵前的這座冰山。

當然,對於此時的二人來說隻是小插曲,但如若這事兒傳回無儘之域或者大千世界,那足以引得兩大地域震動。

任何一個神主都是頂級戰力,卻在這麼不聲不響之下就被夫妻二人收掉了五個!

能做到這種事兒的,或許就隻有白炎他們家,彆無分號了。

月嬋再次看著白炎問道:“夫君,現在你還是冇有辦法感應到薑小魚的存在嗎?

那個呼喚有冇有再次對你發起?”

白炎搖了搖頭。

月嬋又道:“既然如此,那麼妾身試著強行將這座冰山打開吧。”

話音落下,她身上主宰境的氣息再次爆發開來。

隨即玉手一揮,一道由極寒臻冰之力凝聚出來的長劍便在他們麵前成型。

刹時間向著前方的那一座冰山激射而去。

隨著這一把長劍的飛行,在他們與冰山之間隔絕著的空間,陡然響起了一連串的能量爆裂之聲。

果真是如同月嬋先前所說,這一片空間之中存在有太多的高等級能量。

也得虧月嬋是主宰,否則那一道冰劍過去隻怕就要泥牛入海消失不見了。

不過饒是如此,月嬋的這一道冰箭也僅僅隻是剛剛抵達那一座冰山的表麵,便被崩碎而去了。

剛剛的這一道冰劍於月嬋來說,雖然隻是隨手一擊,但的的確確是達到了主宰級。

這卻是讓夫妻二人神色再次凝重了起來。

“夫君,看來這情況有些不太妙啊。

強行想要闖進去應當是做不到了。”

月嬋這話一出,白炎神色間也有些難看。

主宰級的攻勢到了那裡都會崩滅,如若月嬋強行將白炎帶過去,白炎的修為可能還冇有接觸到冰山就要被乾碎了。

即便月嬋也都冇有完全的把握能夠護住他的周全。

“如此說來,我們真的隻有等下去了嗎?”

白炎神色難看的自語一聲,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先前接收到的那一道道呼喚,他十分確定就是薑小魚發出來的。

而且頗為的急切。

他不知道小魚師姐此時正在經曆著什麼樣的事情,但卻能夠肯定必然是有些危急。

如若時間拖得久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他不敢想象。

畢竟從一開始,他便從星主以及無儘之域的那些人那裡知道了天寒之域本就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故。

先前的那一次猛烈噴發,也足以說明一切。

“娘子,讓我試一試吧。”

白炎直接如是說道。

聽得此言,月嬋眉頭一皺。

“夫君打算怎麼做?”

白炎目光看著那一座接近透明的冰山,向前邁進了一步。

“這一座冰山說起來應當算是為夫將之引出來的吧?

按照以往的經驗,在這種情況之下為夫大膽的往前走,或許也並不是什麼大事兒!

既然是因為為夫纔出現的,就不應該對為夫產生威脅!”

這話一出月嬋卻是再一次皺眉。

但卻並冇有直接阻止。

白炎畢竟已經到了神王級的實力,很多事情他自己也知道利害關係。

倒也不好一味的乾涉白炎的行動。

“夫君你真的決定好了嗎?

妾身必須得再次提醒你,如若你走到了裡麵去,發生什麼意外,妾身可能來不及及時搭救於你。”

說這話的時候,月嬋語氣也滿是凝重。

然而白炎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

他白某人有時候貪生怕死,但有些時候做事兒卻又義無反顧。

此時這種情況之下,他說不害怕那是假的,但為了小魚師姐他倒也願意冒一下險。

何況他心中還是有著至少六成的把握纔敢做這個決定。

“娘子,我去了,你看著我點!”

話音剛剛落下,白炎身上的氣勢卻是倏然間收攏了起來。

隻是依舊將他所領悟到的那些輪迴之意給展現了出來,隨即直接向著冰山走了過去。

先前月嬋的那一道冰劍就已經證明瞭,冰山距離他們之間有著眾多高等級的各種能量。

並且冰劍所過之時引起的爆炸,餘威都還在不斷的瀰漫。

然而此時這種狀態之下,白炎走過去卻未引起任何的異變。

也即是說,白炎還真的賭對了。

這裡的能量似乎真的不會攻擊於他。

倒是讓得月嬋為之詫異。

“這樣還可以這樣的嗎?”

他們先前的位置本就與冰山不太遠,僅僅百丈而已,此時白炎已經快要走到了冰山近前。

見此,月嬋也下意識的邁開腳步,想跟隨白炎而去。

然而當她剛剛走了不到三步之時,卻是有著一道極為強悍的無形能量,向著她席捲而來。

那等威能居然是達到了神主頂峰。

雖然冇有到主宰級,但已經是可以對月嬋這種等級的強者造成一定的威脅。

月嬋神色一變,趕忙退了回來。

“這……”

這就更讓她懵逼了。

隨即她卻是依舊不信那個邪,繼續向著前方邁步而去。

但無論嘗試多少次,也都隻是相同的下場。

而這個時候白炎卻已經是成功的站在了那一座接近透明的冰山之上。

連續嘗試了三次以後,月嬋不得不放棄。

她不得不承認,人與人不同。

即便修為到了主宰又如何?有些地方同樣不是她能夠去得了的。

“夫君和薑小魚到底何許人也?”

她再次喃喃自語。

然而她的話音剛剛落下之時,神色卻又忽然變了。

因為此時當白炎站在冰山上的時候。

麵前的虛空卻是再次扭曲了起來,很快就恢複了原狀。

冰山一瞬間隱藏,消失不見!

“夫君!”

月嬋陡然焦急了起來,她並不知道此時冰山之上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白炎在那裡必然是有著危險。

即便白炎很是特殊,那裡的能量都不會攻擊他,但是凡事就怕一個萬一!

而且以白炎的修為,僅僅隻是神王三轉而已。

在天寒之域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太過於危險。

當冰山消失,現場恢覆成了那尋常的空間以後,月嬋還不死心。

抬手又是一道主宰級的攻勢,向著麵前的虛空轟擊而去。

麵前的空間陡然扭曲了起來,甚至破碎而去。

但卻冇有再次出現那冰山的影子。

彷彿真就是在這一瞬間轉移到了彆處去了。

“月嬋主宰,這是怎麼一回事?”

在冰山消失之後,月嬋深厚的虛空卻又再一次扭曲了起來。

星空守夜人和星主的身影忽然出現。

見到二人,月嬋並冇有任何的奇怪。

嘴角勾起了一抹鄙夷。

“星主大人應該也已經看到了,又何必明知故問?”

聽到月嬋這略帶一點敵意的話語,星主神色間也稍微有些尷尬。

隨即直接轉移話題道:“我亦是能夠感應得到,那一座冰山裡麵有著一道極為強大的能量。

而且那等能量並不是天然形成的,或許我們所要尋找的共同目標就真的在那一座冰山裡麵。

現在月嬋主宰可是有辦法將那一座冰山給找出來?”

星主這話一出,月嬋眉頭就皺的越發厲害了。

“星主大人卻是擅長說廢話呢。

我若能將之找回來,又何必在這裡發泄一通?”

星主再次一滯。

而在他們冇有交談幾句之時,遠處又有著幾道身影向他們快速掠來。

卻是無儘之域的那些神主。

“是你們!

此處先前發生了何事?”

這些傢夥一如既往的狂傲,一來就頤指氣使的開口詢問。

隻不過無論是月嬋還是星主,他們都冇有想要迴應的意思。

……

另一邊,白炎在剛剛踏上那一座冰山之時,就有些興奮的想要回頭去跟娘子分享心中的喜悅。

然而他回頭之時,卻已然是白茫茫一片。

莫說娘子了,彷彿整個世界都已經全變了。

“娘子!”

看不到娘子,白炎心中忽然有些慌亂。

而這時先前他心中那種呼喚,卻又再一次續上了。

白炎心中以一動,目光驟然向著這一座冰山的山頂望了過去。

“快來!”

“來!”

“…”

他目光看過去的時候,那種呼喚已經不再是冥冥之中傳來了。

已經是變成了一陣幽弱而空靈的聲音,縈繞在耳畔。

而那種聲音,曾經也是讓得他魂牽夢繞。

赫然正是小魚師姐的聲音。

“師姐…”

白炎眼中煥發出了一抹亮光,此時也顧不得尋找娘子了,直接邁步向著山頂而去。

當然,他倒也從未擔心過月嬋什麼,畢竟月嬋的是主宰級的強者,走到哪裡都不可能會有危險一說。

而當他走到半山腰之時,丹田世界之中的某物,卻忽然顫動不已。

白炎心頭一震,尋其源頭,卻是一直安安靜靜儲存於丹田世界之中的那一麵三世銅鏡!

白炎停下腳步,看著自己身上依舊還瀰漫著的那等輪迴之意。

腦海中彷彿是有著一道閃電劃過。

“三世銅鏡,輪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