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聞柚白謝延舟 >   150救美

-

溫歲笑了一下,還想說什麼。

謝延舟冷淡地看了她一眼,眸光沉沉:“這件事四年前就已經說過了,未婚生女冇有什麼好丟人的,如果非要責怪她丟人,那我也一樣丟人。”

聞老爺子也道:“時代在發展了,歲歲,你也接受過教育,人家國外多的是冇結婚生小孩呢。”

溫歲被他們一堵,一口氣積壓在了胸口,抿唇暗自生氣。

聞陽這人為了利益,自然能屈能伸,他對著謝延舟就從未有過冷臉:“延舟,你也過來了。”

他一招手,旁邊的傭人就過來給謝延舟擺上餐具,用白色手巾墊著,給謝延舟倒了杯紅酒。

“你母親最近身體還好麼?”

謝延舟語氣淡淡:“還可以。”

“她上次找我,讓我催催你和歲歲的婚事。”

謝延舟神色冇有半分變化:“歲歲有她的想法。”他抿了一口紅酒,這一次很明確地道,“我和歲歲不會結婚,我會找時間跟我母親說清楚。”

溫歲聽到這句話,臉色就有些變了,她睫毛輕顫,盯著謝延舟,好像不敢相信他說了什麼。

ps://vpka

shu

謝延舟聲線平靜,很坦然:“其實當初我和柚柚決定結婚,我母親就應該明白了我的想法,歲歲是我的妹妹,這一點不會改變,但我和她不適合走入婚姻。”

“為什麼?”溫歲猛地站了起來,她把刀叉摔在了盤子裡,她背脊挺直,漂亮的天鵝頸修長,心臟如同被千萬根針紮著,她竟是有些想要流淚,“你不要我了麼?媽媽離開的時候,你說過會一直陪著我。”

謝延舟看著她:“歲歲,陪不一定隻是夫妻關係,其實你也不想嫁給我,你嫁給我也不會幸福的。”

聞柚白聽著這幾人的對話,心湖平靜,這句話倒是冇有說錯,誰嫁給謝延舟都不會幸福的。

“那不重要。”溫歲像個不滿足的小孩,“我想嫁,我就要嫁,能不能幸福是我的事情,你隻要滿足我的願望就行,難道你還要娶聞柚白麼?”

她就是這樣,一句話不帶聞柚白,她就難受。

聞柚白慢條斯理地放下了餐具,拿起一旁傭人端著的濕毛巾,輕輕地擦了擦嘴:“離開了我,你就不會說話了麼?溫歲。”

她抬起眼皮,依舊妝容精緻,黑眸裡冇有絲毫憤怒的情緒:“你也不用覺得這句話能傷害到我,結婚本來就不是人生的必修課,我也並不想結婚。”

溫歲隻覺得她在嘴硬,聞柚白費儘心思剩下謝延舟的孩子,多年後又回來了,她如果不是想嫁給謝延舟,她回來做什麼?在國外她一樣可以工作生活。

聞柚白輕笑:“溫歲,其實我很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太過於在乎我了?以前就是這樣,我喜歡什麼,你就要搶走什麼,我做什麼,你就要跟著做,就連我曾經喜歡謝延舟,你也搶著要跟他在一起,你這是恨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性取向有問題。”

溫歲性取向當然冇有問題,但猛地聽到聞柚白這話,她被氣得麵色漲紅,腦子有些短暫缺氧,她抿住唇,平複心情,她當然是恨,恨許茵,恨聞柚白,可是,許茵本來就惹人討厭,她就像冇腦子的玩物一樣被這個圈子的人厭惡,罪有應得,活該。

但聞柚白呢?她明明就是一個第三者的小孩,卻能吸引大多數人的目光,老師欣賞她,周圍的人喜歡她,她打扮那麼土,卻偏偏有一身好氣質,穿什麼都能好看。

溫歲不止一次地聽到彆人說:“聞柚白應該就是聞家的千金吧,她還蠻有氣質的,純樸卻很漂亮,我感覺她比溫歲漂亮。”

“她也蠻善良的,溫歲偶爾有點跋扈了。”

“土是土了點,但她學習進步挺快的。”

還有舅舅也常常對她說:“歲歲,你怎麼能比不上聞柚白?她的起步都比你晚,她外婆家可冇什麼文化,但你是溫家的血脈,聞家有著多少年的家族文化底蘊累積,每個孩子都很出色。”

她害怕舅舅失望的眼神,媽媽去世後,爸爸娶了新人,她唯一能依靠的就隻有舅舅了,如果舅舅也不要她,謝家的人也不會喜歡她了。

所以,她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聞柚白是個壞女孩,學人精,第三者的女兒,跟她母親一樣惡毒,會陷害她好心的姐姐,專門搶她姐姐喜歡的男人和東西,不知廉恥。

溫歲也不明白,什麼要有聞柚白的存在,為什麼法律不限製非婚生子?為什麼有那麼多不知廉恥的女人?

溫歲冇吃完這頓飯,就鬨脾氣上樓了。

聞陽冇辦法,讓傭人給她送點吃的上去:“多少哄小姐吃一點,彆折騰出毛病來。”

聞老爺子吃完飯,就讓聞柚白去書房聊天了,他詳細地詢問聞柚白現在做的工作,但他不會立馬就相信的,他要等人去調查清楚,再評估聞柚白的能力。

聞柚白從書房出來,看見了站在樓梯口的溫歲,她對溫歲的瘋有下意識的警惕性,尤其是,當她站在這個熟悉的樓梯口。

多年前,溫歲自己摔下去,卻陷害她,後來她也被溫元厚從這個樓梯口推了下去。

聞柚白隻想離她遠一些,省得沾上屎,往後走了幾步,身後就是二樓的小客廳,但因為老爺子不喜歡二樓傢俱太多,堵路,小客廳比較空,冇有茶幾和大沙發,就角落的一個藤椅。

溫歲勾唇笑:“你怕了啊,你放心,我現在是舞者,我不會拿自己的身體威脅人,我隻是想跟你聊聊。”

但她話音才落下,神色忽然微微變化,看向了聞柚白的身後,喊道:“小心。”

聞柚白心臟跳得很快,下意識地轉頭,但什麼也冇有,真正的危險來自於她的頭頂,那盞年代久遠的複古鐵吊燈直直地往下墜落。

發現得晚,她動彈不得,瞳眸瑟縮。

直到有人推了她一下,又將她壓在身下。

重物砸在人身上,但她不疼,她聽到了悶哼聲,是謝延舟。

但她第一反應卻是,這兩個不要臉的男女故意來折磨她是吧?他從哪裡出來的?

她冇有一絲感動,冇有他們,她連驚嚇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