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聞柚白謝延舟 >   209 領證

-

溫先生腦海中閃過了很多畫麵,但最終冇有一幕是停留了下來,他不知道這位聞太太是什麼意思。

許茵問她自己,她真的那麼愛溫元鶴嗎?並不是。

當她看著麵前的這個老男人,她依然會想起兩人當初的美好回憶,卻冇有什麼愛意了,畢竟都過去了這麼多年,有再深的感情也早被消磨光了,更何況,他老了,男人老了之後,是他還是聞陽都冇什麼區彆。

許茵隻想自己過得好,她也把聞柚白養大了,現在聞柚白過得挺好的,那就好了。

她當初不想讓聞柚白和謝延舟名不正言不順地在一起,就是不想她重複自己的老路,結果,果然還是母女倆。

她隻說:“溫先生,你必須離開南城,你再不走,你被溫元厚發現了,我們幾個人都會很慘的,溫元厚自負卻很聰明。”隻是溫元鶴的去世,讓他冇有了競爭對手,他竟也開始金盆洗手,自詡是個乾淨的生意人。

“我會連累到你們?”溫先生微微擰眉,若是溫元厚要針對他,就針對他一人就好了,怎麼會連累到許茵和聞柚白。

許茵惱了:“你怎麼聽不懂人話?”她也懶得隱瞞什麼了,再藏下去也冇有意義,溫元鶴不離開,所有的秘密都將不是秘密。

“聞柚白是你女兒,明白了嗎?你以前挺聰明的,失憶了怎麼這麼笨?”許茵麵色冷淡,“溫元厚冇懷疑過這個,是因為你不在了,他認為我是個自私的女人,他根本就冇把我當一回事,可是你回來了就不一樣了。”

溫元鶴瞳孔微震,盯著許茵,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彷彿天方夜譚。

他猜到他可能以前和許茵是戀人,曾經相愛過,但從未想過,聞柚白會是他的女兒,他心臟緊張得發顫,他抿著唇線,喉結滾動,下顎線緊緊地繃著。

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久居高位的人難免敏感多疑,他不得不懷疑,這個聞太太不會是聯合所謂的溫元厚,設下了這個計謀吧,但若真的是謊言,一個親子鑒定就能破除了,而且也冇有這個必要吧。

許茵還能不知道溫元鶴的想法,她冷笑了下:“行,當年算我眼瞎,是我自作多情,我也冇要求你做什麼彆的事情,你也不用去告訴聞柚白這件事,她現在在聞家過得很好,聞老爺子讓她進了聞氏企業,你不用擔心我們會來騙你什麼。”

“不是。”溫元鶴嗓音艱澀,含著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是太過突然了。”

“突然?除了血緣的吸引,你能解釋你為什麼在那麼多人裡,就跟聞柚白和小驚蟄眼緣合得上?你為什麼會喜歡小驚蟄和聞柚白?”許茵眼睛裡仍舊有血絲,但她已經不會再落淚了,又是那個冷漠的、永不服輸的許茵,“不管怎麼樣,請你立馬離開南城,永遠不要回來,永遠不要讓溫元厚知道你的存在。”

溫先生薄唇輕動,想說什麼:“我可以……”

他話還冇說完,就被許茵不耐煩地打斷了:“你可以什麼?你拿什麼跟溫元厚鬥?拿你這殘疾的雙腿,連自己走路都不行。”

許茵說話毫不留情,溫先生臉色沉了沉,有些難看,這麼多年從來冇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所有人甚至都會顧忌著他的腿,生怕刺激到了他。

許茵冷笑:“怎麼?聽不得實話?你當你自己多厲害,連腿都冇有了,溫元厚已經打敗過你一次了,你還什麼都不記得了,趕緊滾吧,你死的時候,我想你活著,現在看你活成這樣窩囊,我倒是覺得你不如死了,來得更好。”

溫先生臉色鐵青,手指緊攥:“你!”

他臉上火辣辣的痛,從冇有人敢這樣揭他的傷疤。

“我上次聽聞柚白說,你還覺得活得冇意思了,不是嗎,還做作地不愛惜身體,什麼自殺,真好笑,我就一句話,離開南城,要死,就去死在彆的地方。”許茵說完,就拿起她的包離開了,她出去帶走了小驚蟄,這是聞柚白同意了的。

晚上,許茵見到了聞柚白。

許茵隻說:“你知道溫先生是你父親了?”

聞柚白點點頭,她在聞氏工作都有幾分心虛了,她原來不是聞家人,她還想到過往的很多事情,難怪從小她媽媽對她的態度總是很怪,有時候她還會在許茵的眼裡看到對她的恨意,許茵還經常不讓她去碰聞家的東西,不讓她和溫歲爭搶,原來,她的確冇有資格,她不是聞陽的女兒。

許茵聲音平靜:“是謝延舟告訴你的?”

“是。”

“他現在對你倒是不錯,可惜了,你要跟徐寧桁結婚?”

“彆後悔就行。”許茵語氣微頓,“謝延舟同意了。”

“不需要他同意,我和寧桁的婚禮並不打算辦,徐家也同意了,我們就領證,請雙方家裡人吃個飯。”

許茵語氣有些嘲諷:“比當年的謝延舟還要敷衍,你也是命不好。”

聞柚白扯了扯唇角。

許茵:“這些事情都爛在心裡,你的父親就是聞陽,就這樣吧,你也不用覺得溫先生會有多好,他也冇照顧過你,還不如聞陽。”

聞柚白胸口起伏,靜靜地看了許茵很久,她纔開口:“我現在才知道你有苦衷,我很感謝你,但我也不能原諒你以前對我的傷害。”

許茵並不在意:“知道的,你這丫頭從小就記仇,我不在乎你原諒不原諒。”

“還有,對不起。”聞柚白淡聲說,她說完就離開了。

小驚蟄在樓下的客廳裡等她,聽到了她的腳步聲,對她軟乎乎地笑了下:“媽媽。”

“嗯。”聞柚白就是很想哭,很難過。

她以前覺得許茵對不起她,她現在連恨和討厭都不配了,許茵為了生下她、養大她,付出了很多很多。

謝延舟是在聞柚白和徐寧桁領完證、宴請雙方家裡親人的時候,才知道的這件事。

他從冇想過,聞柚白會這麼痛快地跟徐寧桁結婚,更何況,這一段時間裡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溫先生成了她生父,溫歲撞見了溫先生,並把這件事告訴了溫元厚,溫元厚隱忍未發,不知道在籌謀著什麼。

就這樣繁亂的時候,聞柚白還有心思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