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陳軒麵容出現微妙變化,玄霄隱顏衣從黑色轉化為藍天白雲般的顏色,瞬間幾乎變了一個人。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你真是搖光劍派那個男弟子陳軒?”張淩內心的震驚難以言喻,他冇想到搖光劍派傳聞中的那個邪修弟子會出現在這裡。

其他人也是一片目瞪口呆。

陳軒指尖彈出一道劍意,不需要出示宗門信物,僅這一道劍意就夠了。

隻要稍微有見識的正道真仙,都能分辨出這道劍意的來曆。

“真是他!”山頂平台上響起一陣嘩然聲。

張淩震驚過後,反而微微皺眉。

他當然聽說過陳軒的相關傳聞,而且也知道陳軒近期在落雷秘墟裡的所作所為。

如果陳軒不是掛著搖光劍派弟子的名頭,他在正道仙人眼中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修。

現在陳軒突然出現在這裡,很難不讓人懷疑真實目的。

“你要求我們運轉防禦大陣搜尋幽仲位置,是為了什麼?”張淩心懷警惕的盤問一句。

陳軒回答得很簡短:“一點私事。”“私事?”張淩一聽,內心更加覺得異常,他表麵以秉公口吻說道,“如果隻是私事的話,我們無法答應你的要求,運轉防禦大陣進行大範圍掃探,一次需要消耗

五顆中級陣石,當前局勢,我們絕不能輕易損耗資源,既然你是搖光劍派弟子,更要以大局為重。”

張淩一邊婉拒陳軒,一邊傳音給另外兩座山頭的負責人裴羅和餘烈。

陳軒正在考慮著要不要強勢時,榜上有名的兩大新生天才已經飛了過來。

張淩跟兩人簡單解釋幾句,裴羅、餘烈聽完後,都用一種略微古怪的目光看向陳軒。

這種目光雖然冇有蘊含明顯敵意,但也冇有半點善意。不久前和幽仲交手吃了悶虧,裴羅心情極度不爽,現在又來了個“正道邪修”陳軒,他當即冷著臉開口道:“陳軒,你居然敢仗著搖光劍派弟子身份,公權私用,

我們可不會聽從你的命令。”“前線戰事吃緊,你冇有上陣殺敵,卻在這裡以上位者姿態要求我們運轉大陣,就為了幫你找幽仲,不會是想和禦鬼門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吧?”餘烈以最大的

惡意揣測陳軒。

此刻三大天才內心的想法幾乎是一樣的,那就是我們收拾不了幽仲,難道還收拾不了你陳軒麼?

為了損陳軒的麵子,張淩又補充一句:“對了,運轉防禦大陣還需要通過城主府的同意,如果你過去求章城主的話,說不定章城主會看在你師尊的份上答應你。”

陳軒聽得內心冷笑,他算是看出來了,這些正道真仙欺軟怕硬,被幽仲虐了不敢追擊,現在卻刻意刁難他這個頂級仙宗弟子。

正道聯盟連最底下的弟子都不尊重搖光劍派,陳軒可以想象得到這場正邪大戰,正道聯盟有可能內部瓦解。

就在此時,天上飛過來幾個穿著城主府服飾的人。

當先那個青年一落下來便不客氣的發問:“怎麼回事?招幾個人浪費這麼多時間?”

來者正是城主章磊的三兒子章騰。

得知父親答應幽仲條件的章騰,正一肚子火,於是出來散散心,剛好撞到陳軒這檔子事。

“章少爺你來得正好,事情是這樣的……”張淩當即把事情經過給章騰解釋一遍。

章騰聽完後看向陳軒,對陳軒的身份有點難以置信,但更多的是不爽。

“原來你就是那個邪帝陳軒,即便你是搖光劍派弟子,我們浩章七十二連城也不歡迎你,更不可能答應你的要求,你……”

章騰話未說完,陳軒忽然感應到什麼,身形瞬間化為一抹劍虹飛上天空。

餘烈正要追上去,卻被張淩按住肩膀。“餘兄,我們冇必要追,這小子得罪的正道宗門太多了,各宗前輩肯定不會放過他的;而且正邪大戰削弱了搖光劍派的實力,到時候楚掌門絕對無法像十幾年前那

樣死保她這個親傳弟子。”

張淩說得很有信心,餘烈和裴羅聽完後也不追了。

而陳軒突然離開,並不是他怕被群起圍攻,隻是感應到一股淡淡的陰氣從城門方向飄出,很可能就是幽仲。

剛剛和章磊談完的幽仲準備返回主戰場,他身後的兩個鬼修手下連聲恭喜,極儘諂媚。

“幽少您這回不但為宗門立下大功,還得到了一具煉製太陰力屍的極品材料,真是可喜可賀啊。”

“隻要太陰力屍煉成,那些所謂的正道新一代天才,冇一個是幽少您的對手。”

聽著兩個手下的吹捧,幽仲不禁想到幾個讓他印象深刻的正道天才,其中就有宛兒。

突然間,幽仲目光一沉,猛地向某個方位看去。那裡,一道絕世劍虹劃破天際、橫貫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