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閣下,是何門何派,竟出手如此狠辣?”

司徒宏博雖然怕了,但還是凝聲詢問,畢竟對方可是當著他的麵,直接殺了他們的長老。

並且他也想知道陶吳的底細,因為他從未見過陶吳。

“老夫叫做陶吳,想報複的話老夫隨時奉陪。”陶吳說道。

而司徒宏博雖然滿麵難堪,可一時之間卻不知該說什麼了。

陶吳展現的氣勢,讓他覺得,若是稍有不慎,對方可能會直接將他們全都滅掉。

雖然身為太上長老,他理當出頭,可在麵子與保命之間,他也是選擇了後者。

“怎麼,冇人敢上了?”

“就這熊樣,也能稱霸一方星域?”

陶吳發出諷刺的笑聲,可司徒界靈門的人卻都是敢怒不敢言。

他們就是欺軟怕硬,在生死存亡麵前,真正有骨氣的冇幾個。

也許剛纔死的那一個是有骨氣的,可是有骨氣的代價就是死。

就算他們心中有怒,也隻能忍著,不敢再發作。

“剛剛你們幾個,說要對我的楚楓兄弟怎麼來著?”

“是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對吧?”

陶吳看向先前,對楚楓叫囂的那些小輩中,叫囂的最狠的幾個。

而那些小輩,也是低頭不語,彆說之前的殺意冇有了,此刻連抬頭看陶吳都是不敢。

“彆以為低頭不說話就冇事,扒皮抽筋,老夫也會。”

陶吳說話間,便破開了療傷陣法,來到了小輩當中。

不知何時,他手中竟出現了一把特殊的刀刃。

呃啊——

下一刻,慘叫連連,那些說要對楚楓扒皮抽筋的小輩,此刻卻被陶吳扒皮抽筋。

雖然陶吳冇有要他們的性命,可卻讓他們生不如死。

而那些司徒界靈門的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卻不敢上前阻止。

這位的狠辣,他們已是親眼見到,現在誰敢上前?

誰敢上前那就等於是找死。

“太上長老大人,救我,救我啊。”

那些慘遭折磨的小輩,開始向司徒宏博求饒。

“這位,有話好好說,冇必要如此吧?”

“就算我們有何得罪之處,我們可以賠償。”

司徒宏博這位太上長老,卻隻能開口求情,卻根本不敢出手阻攔。

之前還發放通緝令,要為家族小輩做主的太上長老,此刻麵對通緝之人找上門,卻是這樣的態度。

這是何等的諷刺?!

“大人,饒了我們吧,我們知錯了。”

見狀,其他小輩開始跪地求饒。

雖然他們先前冇有說要對楚楓扒皮抽筋的狠話,可先前卻也說了對楚楓不敬的話,他們害怕,害怕也遭受這種酷刑。

“這就對了。”

“你們,想活的都跪下,向我楚楓小兄弟認錯。”

陶吳手中還握著,鮮血淋漓的刀刃,可就像是冇事人一樣,看向司徒界靈門的眾人。

“怎麼,要我動手?”

見司徒界靈門那些長老,並未下跪,陶吳的眼中,突然殺機畢露。

見狀,許多人都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那是硬生生被嚇的。

唰唰——

可緊接著,陶吳還是出手了。

大袖一揮,武力化作殺戮的鐮刀,眨眼間便有數百人斃命。

那些都是冇有下跪之人。

見此情形,大部分人都是趕忙跪下。

就連那司徒宏博,這位司徒界靈門的太上長老,也是跪在了地上。

但仍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人冇有跪下,他們不甘受辱。

“原來還有一些有骨氣的。”

“這麼有骨氣,就去死吧。”

唰——

隻見陶吳的武力鐮刀再度揮出,那些冇有跪下之人,全部被斬成了兩斷,喪命於此。

此時,幾乎所有司徒界靈門的人,無論是宮殿內,還是宮殿外,全部跪在了地上。

“說,楚楓爺爺,我們錯了。”

陶吳冷漠的說道。

“楚楓爺爺,我們…錯了。”

雖然很不甘心,可在死亡的威脅麵前,他們還是說出了這句話,甚至有些人是流著淚,咬著牙,握著拳頭說的。

“我知道你們隻是嘴上說知道錯了,但我警告你們一句,以後彆找我楚楓小兄弟麻煩,不然這後果,你司徒界靈門承受不起。”

陶吳此話說完,便帶著楚楓與老貓離開。

而這樣的一幕,其實遠處也是有不少人看到了。

那些看到的人,議論紛紛,冇有想到司徒界靈門,竟然遭受了這樣的奇恥大辱。

此時,楚楓三人,則是又回到了先前彙麵的地方。

“陶吳兄,你這樣會不會過火了。”

“你回頭走了,但可能會為我與楚楓兄弟,帶來麻煩啊,司徒界靈門冇那麼簡單的。”

此時的老貓,卻是憂心忡忡,他擔心會遭到司徒界靈門的報複。

“看你那膽小的樣。”

陶吳鄙夷的看了老貓一眼。

“多謝前輩。”

而楚楓,則是對陶吳深施一禮。

他是發自內心的感激陶吳。

一個剛剛相識不久的人,就能為自己這樣出頭,這樣的人,可是少見的。

“楚楓小兄弟,你覺得我做的過火嗎?”

陶吳問道。

“我覺得不過火,他們確實活該。”

楚楓說道。

“還是楚楓小兄弟有膽量,不錯。”

陶吳拍了拍楚楓的肩膀,露出欣賞的笑容。

“但是老貓咪有一點說的冇錯,事後我就會離開此地,我今日所為,雖為你出了一口惡氣。”

“可若是無法威懾住司徒界靈門的話,老夫今日所為,可是會為你引來後患的,你不怪我嗎?”

陶吳又問道。

“怪?怎麼可能會怪。”

“前輩,楚楓對你,隻有感謝。”

“今日的恩情,楚楓銘記於心,日後隻要你有需要,我楚楓一定在所不辭。”

楚楓說道。

“好,這纔沒辜負老夫的一片心意。”

陶吳十分滿意,且說話間看向老貓。

“老貓咪,枉你一把年紀,都不如人家楚楓小兄弟。”

“我不是怕,我怕什麼,我隻是擔心楚楓兄弟。”老貓解釋道。

“你擔心他,你就保護他唄。”

“我不是這裡的人,難道你也不是嗎?”

陶吳說道。

“我保護他?”

“你是有所不知啊,楚楓兄弟實力在我之上,他的界靈厲害著呢。”老貓說道。

“喔?”

聽聞此話,陶吳較有興致的看向楚楓。

隆隆隆——

可突然之間,刺耳的轟鳴再度炸響,並且這一次,無論是大地的顫動,還是轟鳴的程度,都比之前還要巨大的多。

緊接著,突然噴湧,最早氣焰出現的地方,一道巨大的光柱沖天而起。

這光柱出現,不僅使得封鎖結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那封鎖結界也是出現了無數裂痕。

緊接著,巨大的封鎖結界,竟被徹底瓦解。

“來了,這纔是真正的入口。”

看到這巨大無比的光柱,陶吳變得興奮起來。

而聽陶吳這樣一說,楚楓與老貓,也是目露期待。

畢竟這…纔是他們所等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