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公公覺得說狠話冇用,於是提議道:“老奴以為,要對付趙家梁王,咱們得先想個辦法將魯王救回來。”

他怎麼冇想辦法救?他的暗衛,還有老大自己的人都出動不少。

可是老四周圍有能人異士,那一草一木都跟長了眼睛似的,派出去多少人都冇能成功。

剛這麼想著,一個黑衣暗衛出現在鐘樓下。

君上低頭看了看,招他上來。

“大過年的出現,可是有什麼重要發現?”

“是。”黑衣人上前,攤開手,一隻黑褐色的死蛾子就躺在他的手心。

君上皺眉道:“這是什麼?”

“回君上,這是在梁王營寨附近發現的。”

君上伸手拿起那隻蛾子看了看,“有什麼特彆嗎?”

“有,君上,蝴蝶蛾子這種東西,一般來說在寒冷的冬季應該以卵的型態生存,可是我們發現梁王營寨附近有很多這種像蝴蝶又像蛾子的東西。”

王公公一聽忙道:“君上,這定不是普通的蝴蝶,普通蝴蝶哪裡能在大冬天的到處飛啊,早凍死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先前我們查到梁王營中有妖人存在,看來不假。”

君上一聽怒不可遏,“這逆子,還敢勾結妖人?你看養蝴蝶的是哪裡的妖人?”

那黑衣暗衛道:“早年臣下行走四方,聽說過南黎那邊有一種巫術可驅使一些邪物,這蝴蝶怕就是邪物的一種吧。”

“南黎?又是南黎?哼,當初老三就不該放了他們,應該將南黎這幫妖人屠殺殆儘纔是。”

王公公說:“君上,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救出魯王。不如您將何姑叫來,她是南黎人,聽說還是南黎大祭司坐下的弟子,想來對各種巫蠱之術比較熟悉,或許她知道這是什麼,還知道怎麼對付這種東西。”

“好,來人,去將何姑叫來。”

何姑自白紫鳶死後,就低調地待在宮裡養育小皇子。

白紫鳶早晚會死的,朝堂上那一撞,也算她聰明。

有時候,好死不如賴活著就是一句屁話。

她這麼一撞死了乾淨,死時仍舊是皇後,那麼她的兒子就依舊是嫡子,君上還會對她有幾分憐憫之心,善待幼子。

可比趙氏強多了。

趙氏被廢,孩子們成了庶出,她自己……嗬嗬。

雖然何姑冇去過冷宮,但聽說公主去了之後就瘋了,不難猜到趙氏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原以為她能在這後宮之中好好蟄伏,不想,今日一個小公公的到來打破平靜。

“君上要見我?”

“是。”

“現在?”

“不錯,現在,請何姑姑即刻前去。”

今兒是過年,東池國皇帝要見自己做什麼?

“可讓我帶小皇子前去?”

“未曾,君上說隻見何姑姑。何姑姑,請吧。”

何姑忐忑不安的跟著小公公前去,去的卻不是君上常住的承乾殿,而是皇宮中最高的鐘樓。

大冷天的,不曉得君上讓人帶她來鐘樓做什麼。

“奴婢見過君上。”

“平身吧,你過來看看這個。”

君上攤開手,一隻死去的蛾子就在他的手心。

“知道這是什麼嗎?”

何姑麵色一變,神情中帶著幾分恐懼。

“這……君上,可以讓奴婢仔細看看嗎?”

“嗯,拿去。”

君上將蛾子給了萬公公,萬公公攤在手心給何姑看。

半晌後,何姑正色道:“奴婢知道這是何物,不知君上從何處得來的此物?”

“京城郊外。”君上隨口一說。

“大冬天的出現這個不尋常,便有抓捕了一隻送至朕的手中。”

何姑一臉驚懼,“那人已死,這東西不應該出現纔是。”

“哦?何人?”

“蒙盛。”

蒙盛,前南黎王?

王公公道:“君上,蒙盛已經死在了楚王手中纔是。”

君上還是十分信任李夜璟的,想了片刻便問:“這東西隻他一人纔有?他死後,難道就冇個傳承?”

何姑道:“養蝶蠱的人不止他一個,但是每個人的蝶蠱都不一樣。我認得這種蝶蠱就是蒙盛之物。母蟲在他身上,他若是死了,這些子蟲活不過三日,他肯定還活著。”

君上麵色難看,老三明明說他親手殺了蒙盛,為什麼還會活著?

一旁的王公公看君上麵色不對,急忙說道:“君上,莫非那蒙盛詭計多端,讓他玩了個金蟬脫殼跑了?”

聽他這麼說,君上心裡舒服了些。

老三一向孝順,又忠心不二,他不會騙自己的。

定是那南黎妖人詭計多端跑了,或者用假死騙過了他。

何姑深吸一口氣,“這就要問楚王才知道了。”

君上不悅道:“楚王不會騙朕,都怪那南黎妖人狡詐。何姑,既然你認得此物,那麼就由你負責出麵對付他,務必將他找出來斬殺。”

何姑一聽壓力山大,蒙王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她在他麵前不夠看。

可是,東池皇帝的命令不能反抗,抗旨可是要殺頭的,她隻能硬著頭皮接下來。

“是,奴婢領旨。君上,奴婢想送一封信回南黎,大祭司那邊會有更好的辦法對付蒙盛。”

君上一挑眉,聽她這麼說就知道她不行了。

也罷,對付妖人得用妖人的辦法。

“準。”

冷冷清清的過年後,大夥兒又忙碌起來。

君上直接罷免了李宴琦的戶部尚書一職,改讓李墨琰上任。

兒子們一個個的都大了,幾個小的低調一些,但也不是不能用。

挨個拎出來用上,尚且年幼的八皇子近來也被他時常召見,弄得黃妃惶恐不安。

君上這兒實在缺人,他被外姓人搞怕了,重要的職務都不敢輕易相信大臣們,必需得多多培養子嗣。

為了多生孩子,他對自己也狠,一把年紀的身體也用上,讓太醫院那邊給他調養好身子,拉了身邊幾個看得過眼的宮女臨幸。

告訴他們,隻要能懷上身孕就有封賞的機會。

斷斷續續的訊息傳到楚王府中,李夜璟兩口子都覺得老爺子快瘋了。

一把年紀了,不好好保養身體爭取多活兩年,生什麼孩子?

要是哪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生一堆孩子誰給你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