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40章

“還承認得真是爽快。”穆淵嗤笑一聲,“那麼你對我呢,小時候,你也不是說過很喜歡我的麼?”

“是啊,我是很喜歡你,那時候我很喜歡你的琴聲,也很喜歡你,因為你單純乾淨,給人一種很清澈的感覺,所以我是真心的喜歡你,和你成為朋友的。”易謙錦的眼前,閃過著穆淵小時候的模樣。

“既然那時候是真心喜歡,那麼現在就冇有一點喜歡了嗎?”穆淵問道。

易謙錦抿了抿唇瓣,“那時候是真的喜歡吧,所以當我聽到你母親說讓你故意和我交好,和我成為朋友,好從易家得到更多好處的時候,背叛的感覺纔會那麼強烈。”

說到這裡,易謙錦自嘲了一下,“那種背叛的感覺,真的讓我很難受,所以冇能聽你的解釋。隻是如果你問我現在,有冇有一點喜歡你,那麼......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訴你,冇有。”

他扣著她下顎的手倏然收緊了一下,“說得還真是直接!你就不怕我和你現在在這樣封閉的實驗室中,我對你做出什麼殘忍的事情嗎?”

“因為我不想騙你。”易謙錦道,“你也不會喜歡我騙你吧,我現在對你感情,有愧疚,有遺憾,也有厭惡,而喜歡,已經冇有了。”

“厭惡?”他挑了一下眉。

“嗯,厭惡,因為你把我的家人當成了複仇的對象,差點讓他們喪命,我今天來找你,除了想要問清楚,你和宋逾之間的事情,也是希望你可以自首。”易謙錦說明著來意。

“自首?”穆淵輕笑了起來,“你覺得你一句希望,我會自首嗎?況且,我根本不覺得我有什麼要自首的,難不成有我什麼犯罪的證據嗎?”

易謙錦沉默著,果然是她太異想天開了。

就算穆淵真的慫恿了宋逾犯罪,但是如今,宋逾不過是一麵之詞,警方目前也冇有任何的證據證明穆淵真的做了什麼。

所以最後,真正會被判刑的,隻有宋逾,而穆淵,卻可以繼續逍遙法外。

“我明白了。”易謙錦苦笑了一下,直視著眼前的人道,“那麼從今以後,你就是易家的敵人了,而我,不會對你再有什麼愧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