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在天玄真君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一命,但是有一個要求,就是你不能再返回龍虎門,日後也不能和天機門為敵,你可能做到?”任楓沉聲道。

聽到這話,曾霖臉色變幻。

坦白說,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保命是最要緊的事情,哪怕是他做不到任楓的要求,現在也要答應對方。

但是,他的心裡還是有著一絲良知,知道自己若是做不到,便不能輕易的承諾,否則即便有辱仙緣門的名頭。

沉默良久,曾霖搖搖頭,苦笑道:“當年我從天羅大陸逃亡之時,差點連性命都丟了,若不是龍天的父親及時出手相救,老夫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救命之恩,自當是湧泉相報,如今乃是龍虎門最為關鍵的時刻,讓我就這樣離開,恕我無法做到。”

對於這個回答,任楓並不意外,他剛纔便猜測,曾霖之所以能夠加入到龍虎門,儘心儘力的為龍天賣命,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而這必然也會約束曾霖的離開。

“既然如此,我便不能放過你了,龍天對你有救命之恩,而清寒老祖對我也有再造之恩,咱們各為其主,便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任楓眉毛一挑,直接催動體內的火焰石,一道熾烈無比的火焰噴湧而出,直接將曾霖所吞噬。

轟的一聲巨響,曾霖的肉身直接化為了灰燼,而他的魂魄也被任楓所重傷。

“你魂魄所受的傷勢,冇有數萬年的時間是無法恢複過來的,在這段時間內,你的戰力會極其的衰弱,這也算是我為仙緣門保留一些有生力量。”任楓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仙緣門雖然已經分崩離析,但天玄前輩已經從下界返回,他勢必要重新整合門派,你還是將自己有限的力量留給仙緣門為好。”

說完,任楓也不理會曾霖的反應,重新進入到火焰洞中,而後通過那道偽裝的空間裂縫,進入到了地下洞穴。

至於曾霖,他呆愣了許久之後,則是重塑了肉身,由於魂魄受傷太過於嚴重,他的情況很是糟糕,氣息極其的虛弱,直接昏倒在龍鳳玉台之上。

另一邊,任楓快步來到了地下的傳送陣處,他直接進入其中,瘋狂的催動體內的陰陽之氣,還是發動傳送陣。

由於這處傳送陣需要的靈力是一個極為恐怖的數字,饒是任楓靈力渾厚,啟動起來都極為困難,是以足足半分鐘的時間,傳送陣才釋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芒,將任楓的身體包裹在內。

就在傳送出去的一瞬間,任楓直接施展神庸冥火術,釋放出一道熾烈無比的火龍,盤旋於半空之中。

之所以如此,乃是為了將這座傳送陣毀掉,如此一來,即便是龍虎門的修士追擊過來,也無法對其繼續進行追捕。

下一刻,任楓被傳送了出去,與其同時,火龍轟擊在傳送陣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整個傳送陣瞬間炸裂開來,根本看不出本來麵目。

......

天機門山門的上空,龍天的右眼皮一直跳動,這讓他心裡湧起一股不詳的預感,雖說五十餘名人仙境修士追捕任楓,已經綽綽有餘,但不知怎的,龍天總是不太放心。

尤其是看著半天的時間過去了,曾霖還冇有回來複命,這讓龍天愈發的擔心,思前想後之下,他找來了五名人仙境長老,命令他們前往神武山脈探查一下情況。

不多時,這五名長老便去而複返,他們將曾霖和龍鳳玉台帶了回來,這讓龍天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這一次的抓捕行動再次宣告失敗,那五十名長老雖然不知蹤跡,但想必是凶多吉少。

這讓龍天恨不得直接將昏迷中的曾霖宰了,不過好在最終還是剋製了下來。

不管怎樣,曾霖乃是龍虎門的老人,當年深受其父之恩,在他接任門主之位後也算是忠心耿耿,如今正是用人之際,擊殺曾霖無疑是自斷臂膀。

壓住心頭的火氣之後,龍天試圖將曾霖喚醒,不過後者的魂魄受到了重創,短時間內根本無法甦醒過來,無奈之下,龍天隻得抽調兩名人仙境長老,帶領數萬年修士前往神武山脈,去搜尋那五十名人仙境長老的下落。

要知道,五十名人仙境長老,這對於龍虎門來說,也是一股極為重要的力量,一旦他們無法加入到對陣天機門的戰鬥之中,勢必會對戰局造成極大的影響。

雖然心裡大概猜到了這些長老怕是遭遇了不幸,但龍天還是抱有一絲幻想。

就這樣,那兩名長老帶領數萬名修士搜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幾乎將神武山脈翻了個遍,也冇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無奈之下,他們隻得趕了回來。

而就在這時,龍虎門眾人終於將七霞天光陣攻破!

就在陣法被破開的一瞬間,清寒老祖帶領天機門的修士殺了出來,和龍虎門眾人戰成了一團,雙方打的是異常的激烈。

剛開始時,天機門憑藉高漲的士氣,以及以逸待勞,打的龍虎門眾人是節節敗退,不過很快,龍虎門眾人便穩住了陣腳,他們很快的便組織起有效的反擊,令局麵陷入了僵持狀態。

戰鬥就這樣持續了一天的時間,天機門開始顯露出頹勢來,不時有天機門的修士當場慘死。

就在局勢不利之時,九元平原的其他門派終於趕到,他們和天機門裡應外合,對龍虎門展開了淩厲的攻勢。

這些援兵的人數雖多,但整體實力並不是很強,他們中人仙境強者也隻有著三百多人而已,好在龍虎門的人仙境修士被任楓消耗了將近七十人,這使得雙方的實力幾乎扯平。

雙方打的是你來我往,清寒老祖直接對陣龍天,兩人冇有任何的廢話,一出手便是殺招。

若是巔峰時期,龍天根本不是清寒老祖的對手,奈何後者大劫將近,身體正處於極為虛弱的狀態,戰鬥力大打折扣,是以麵對龍天,清寒老祖十分的吃力。

不過即便如此,兩人還是打了整整五天五夜的時間,龍天這才抓住了清寒老祖一個破綻,將其打傷。

在受傷之後,清寒老祖知道若是照著現在的勢頭下去,他必然不是龍天的對手,被逼無奈之下,他當即取出戰獸精元吞服了下去。

在戰獸精元的加成之下,清寒老祖戰力暴漲,他的攻勢一改軟綿無力,變得淩厲起來。

這使得已經疲憊不堪的龍天根本招架不住,不過幾十招的功夫便露出了破綻,被清寒老祖直接將其重傷。

清寒老祖正要一鼓作氣,將龍天擊殺之時,後者不惜耗費精血之力催動遁術,這才逃了出去。

清寒老祖本想著前去追擊,奈何他鏖戰許久本就元氣大傷,外加上戰獸精元的反噬之力,這使得他的身體極具的惡化,再也支撐不住,當場昏了過去。

好在李半山一直注意著清寒老祖這邊的情況,看到後者朝著下方墜落,他當即擊退敵人,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清寒老祖身旁,將其接住。

至此,龍虎門和天機門兩大最強戰力都退出了戰場,不過雙方大軍並冇有停手的意思,他們仍然在搏殺著。

就這樣,整整兩天的時間過去了,雙方終於分出了勝負,在有援兵的情況下,天機門終於將龍虎門大軍幾乎殲滅。

不過,天機門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們門中弟子死傷大半,而人仙境長老也死傷將近一半,更不要說那些援兵,死傷更為嚴重。

經此一戰,龍虎門名存實亡,不過唯一可惜的是,龍天還是逃了出去,至於他的下落,則是無人知曉。

清寒老祖足足昏迷了半個月的時間,纔算是清醒了過來,不過,他的情況很是糟糕,就如同行將就木之人,氣息衰弱到了極致,連獨自行走都十分的困難。

在大戰之前,清寒老祖還有著數萬年的壽命,而此次大戰之後,他的壽命減少到數千年,這對於天機門來說,算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在稍稍休整之後,李半山便提議對龍虎門發起進攻,對其斬儘殺絕,不過,這個提議被清寒老祖直接駁回。

這倒不是清寒老祖心慈手軟,他對於百萬年前的失誤一直耿耿於懷,而這一次之所以還作出這樣的選擇,乃是因為龍天還活著。

若是對龍虎門斬儘殺絕,勢必會將龍天逼到絕路上,一名地仙境修士若是拚命的話,還是會爆發出驚人的殺傷力,而天機門現在傷亡極其嚴重,已經無法容忍任何不必要的損失,是以清寒老祖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雖然天機門的實力大打折扣,但好在清寒老祖還在,這使得周圍的勢力根本不敢有什麼想法。

……

對於天機門的戰況,任楓一無所知,他既然選擇傳送出去,便不打算近期內回到天機門。

而此時的任楓,正懸停於一座山脈的上空,他眉頭微皺,正打量著四周。

很快,任楓便搞清楚了自己現在身處何地,他正位於九元平原的最南部,他下方的山脈乃是千龍山。

眾所周知,千龍山乃是龍虎門的勢力範圍,而現在,龍虎門損失慘重,根本無力對外圍地帶進行管轄,是以任楓的蹤跡並冇有暴露。

任楓正盤算著自己下一步的計劃,他想了一下,決定前往朱藍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