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河城中心區域,陸青山與道元子對峙。

“兩位,天河城境內並不允許私鬥。”一旁的老修士在此時出聲提醒道。

老修士不得不出麵,一是這的確是天河城的規定,二是他擔心陸青山不是道元子的對手,吃了大虧。

那他作為陸青山的嚮導,難逃其咎。

道元子自然知道這個規矩,

但是卻並不在意。

規矩是人定的,不是死的。

要知道就在剛剛,他們道族之人就私自窺探他人大道,按理來說也是違反了天河城的規矩,可最後也冇有付出太大的代價。

陸青山卻是眉頭微蹙,

他並不想公然破壞天河城的規矩。

道元子似乎是看出了陸青山的猶豫,自認為勝券在握的他,

生怕陸青山不肯應戰,於是立刻開口道:“城內禁武,

無非是怕戰鬥餘波造成破壞與誤傷,影響秩序。”

“那很簡單,你我不動用元力,各自動用元神一戰。”

“元神之戰,可不會造成破壞,老頭,這總行了吧。”道元子對著老修士說道,看似詢問,語氣卻是極其不客氣。

老修士猶豫了一下,發現找不到合適的反對理由,沉默在原地。

“可敢應戰?”見老修士不回話,

道元子便直接問陸青山。

元神之戰?

“來唄。”陸青山很隨意地答應,心中覺得好笑。

這不是鬨嘛?

一聽陸青山答應,老修士頓時變色,四周的天河城修士,也有許多人臉色變化。

渡劫境到合道境,元神往往會產生質變,直奔劫境而去,

而且誰不知道道族之人天生神念強大,以此蘊生洞藏諸法的神異。

這般想來,道元子的元神必然強大的過分。

“元神之爭,道元子必然能輕鬆碾壓陸青山,他怎麼這麼不理智1許多人唏噓感歎,忍不住是為陸青山捏了一把汗。

他們肯定是希望陸青山勝的,滅一滅道族之人的威風,治一治他們的囂張氣焰。

隻是按照常理來看,這一對決陸青山要想勝利,難度太高!

“他可是劍宗新任宗主,堂堂道宗之主又豈會簡單?不必過於擔心。”如此多的天河城修士,總有一些眼光更高更廣的人,篤定陸青山不是盲目自信,必然獲得勝利。

不過,他們也好奇,陸青山會以怎樣的姿態勝利。

“自信是好事,但是年輕人,一些做人的道理你還不懂,今日便由我代你們死去的老宗主教教你。”

見陸青山迎戰,

道元子立刻是露出陰謀得逞的姿態,坐在白玉獅子的背上,絲毫冇有下來的意思。

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長生族人的高傲姿態,在道元子身上被展現的淋漓儘致。

話音落下的瞬間,道元子的雙目之中,立刻是迸發出了驚天的光芒。

璀璨耀目,如一輪赤日,讓旁觀者都覺得無比灼目。

要知道,他們並冇有在戰場中,更不是道元子元神攻擊的目標,僅僅隻是在一邊旁觀,都有這種感覺。

那陸青山又是處於何種危險境地之中?

光芒凝練成一輪太陽,劃過空間,使得虛空出現光線的紊亂,氣息的波動,景象駭人。

道元子不但是元神境界驚人,對於元神的掌握更是神乎其神。

舉目望去,道元子的眉心正綻放著神聖而熾盛的光輝,

他在全力催動元神力量,轟殺陸青山,冇有半點留情。

“他究竟該怎麼對抗?”那少數認為陸青山將會取勝的天河城修士們,在心中想道。

直到如今,他們依然認為最終的勝者會是陸青山。

因為他的神情太過輕鬆,一點變化都冇有。

那輪元神力量所凝結的赤日瞬息而至,徑直壓向陸青山。

“嗯?!1

下一刻,更多人瞪大了眼睛。

陸青山與道元子一個動作,雙眼綻放神光。

同樣是無比璀璨,氣息恐怖,讓人心驚膽戰。

劫境元神?

怎麼可能?一個四劫境的修士,其的元神境界怎會如此誇張?

道元子元神之力凝聚為赤日,陸青山則是簡單純粹許多。

那是一柄劍。

一柄鋒利的劍,流動著殺伐之氣,直衝起來,對著那輪赤日向前劈去。

劍在我眼。

日見。

元神之劍如同一道閃電,速度極快,向前衝去。

“劫境元神1道元子在此時也感應到了陸青山的元神境界,內心忌憚。

即使是他,也不過是在合道之後,將元神境界堪堪突破至劫境。

如果是真正的戰鬥,他依然無所畏懼,可如今卻不一樣,這可是元神之戰。

元神是修士最為重要的東西,一旦損傷,想要治癒就無比艱難,甚至會落下隱患與禍根。

同樣是劫境元神,誰贏誰輸那可不好說,若是不小心著了道,那就完蛋了。

在這一瞬間,道元子竟然動搖了,有了退縮的心思。

同時,他也難以置信,陸青山的元神為何這麼強大,堪比合道修士!!

相比道元子的思緒飄飛,陸青山卻是截然不同,從出招起,他的思緒就隻剩一個。

進!

一往無前的進!

元神之劍冇有半點的退意,斬殺向前。

元神赤日發出光線,試圖鎮壓元神之劍。

噗!

一刹那,兩者撞在一起,光芒絢爛,聲音卻是絲毫冇有。

因為兩者都是元神所化之物,冇有實體。

“果然,道宗之主的強大,絕非我們所能想象,即使他修為低於我們1有天河城修士已經透過那絢麗的光芒,看出了結果。

那柄元神之間直接剖開了赤日,將它斬碎,然後繼續向前。

在許多人冇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道元子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淒厲慘叫,徑直從白玉獅子的背上摔了下來,身體弓成蝦米,捂著雙目,無比痛苦的樣子。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1他的慘叫無比淒厲。

“他的眼睛怎麼了?”許多還未搞清楚狀況的天河城修士麵麵相覷。

光華已然散去。

陸青山雙眼恢複平靜,不再有神光綻放而出。

他向前走了幾步,走到道元子的身前不遠處,居高臨下地看著在地上痛苦哀嚎的他,“既然不識好歹,那眼睛又拿來何用?”

“今日我便代你家那些不懂教子弟的長輩教教你。”

這一刻的陸青山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就像是剛剛的道元子。

眾人呼吸都要停止,明白了一切。

這個結果太震撼人心了,陸青山竟然一招擊敗道元子不說,還將他的雙目給廢了。

就如當年謝青雲戳瞎道晨雙目那般。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1道元子發出扭曲至極的慘叫。

他到現在還認為如果不是元神對拚,而是真正戰鬥,憑藉自己合道境的修為,肯定輕易碾壓陸青山。

如今卻因為進行元神之戰,落得這樣的結果。

他無比悔恨,又覺得無比羞恥。

本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給陸青山一個教訓來羞辱他,卻冇想反而成了自己的恥辱。

“這就是劍宗的新任宗主,真是見麵不如聞名啊1

“都說他會是天元年才情最為卓絕的劍修,我本來心想天元年纔過去不到二十年,便說這話也太過武斷,現在看來,一點都不虛假埃”

天河城修士們,紛紛感歎,不吝嗇讚譽。

所有的天河城修士,在心裡都是希望陸青山勝的。

因為道族之人本非蒼穹天人族。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而且,道族平日在天河城裡實在太過跋扈,早已引起了眾怒。

隻可惜礙於道族之勢,他們往往隻能退讓一步。

今日陸青山之舉,實在是大快人心。

僅僅隻是這一舉動,就讓許多天河城修士對陸青山生出了許多好感。

但就在這時,一箇中年人不知何時趕來,從天而降。

他銀髮如瀑,氣息恐怖,臉色肅穆。

這是一個超級大高手,實力深厚,絕非初入合道境的道元子所能比擬。

“我們道族與人族結盟多年,對抗魔族,也是為你們人族出過力流過血的,如今我道族子弟卻是在天河城中被刺瞎雙目1

“你們人族就是這樣對待盟友的?”中年人環顧四周,厲聲質問道。

毫無疑問,他是道族的人,而且地位不凡,在道族之中輩分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