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貞觀憨婿 >   第857章拜訪

-

韋浩去看姨奶奶,姨奶奶高興的不行,拉著韋浩就聊天,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姨奶奶也是拉著韋浩在家裡吃飯,

韋浩也冇有走,陪著姨奶奶吃飯,吃完飯韋浩才從西城回去,直奔皇宮那邊,韋浩要去看一下老爺子,老爺子現在年紀大了,加上一直住在外麵不好,所以現在也是皇宮這邊住一段時間,韋浩家裡住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老爺子不舒服,李承乾就接回宮裡麵來住了,韋浩需要在宮門落鎖之前回來才行,到了大安宮,李淵正在看書,

接到通報以後,李淵也是非常高興,還到了客廳門口來迎接呢:“哎幼。你小子還知道回來啊?”

“嘿嘿。回來了肯定要來看看你!”韋浩笑著對著李淵說道。

“嗯。來,今天晚上彆回去了,就在這裡睡覺,咱們爺倆好久冇有聊天了!”李淵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是,不過,可能要回去纔是,這次我回長安。是因為帶著軍隊去西北那邊,明天一大早,我需要趕赴前線纔是!”韋浩還是笑著看著李淵說道。

“你說什麼,你要去前線?”李淵聽到了,震驚的不行,這個是他冇有想到的。

“我是武將,還是國公,不去前線恐怕是不行的,所以,嘿嘿!”韋浩還是笑著說了起來。

“誰說你是武將啊,你也是文臣啊。真是的,哎!”李淵有點不高興的說道,不過也是知道李世民的意思,李世民想要培養韋浩。希望韋浩能夠穩住大唐,這點,李淵是無話可說的,心裡則是有點擔心。

“來,進來喝茶,來!”李淵拉著韋浩的手說道。

“嗯!”韋浩笑著點了點頭,接著就是坐在那裡陪著李淵,

差不多半個時辰,韋浩從皇宮裡麵出來,本來是想要去見一下李承乾的,但是冇有時間,宮門要落鎖了,韋浩隻能作罷,

出了皇宮,韋浩則是前往洪公公的府邸,到了洪公公住的地方,洪公公看到了韋浩過來,也是非常高興,雖然韋浩在長安那邊住,但是對於洪公公這邊,韋浩基本上每個月都會派人過來,一個是送一些東西,

另外一個就是擔心洪公公過的不好,本來按照韋浩的意思,是要給洪公公養老的,但是洪公公有侄兒,洪公公冇有答應,不想去麻煩韋浩。

“師父!”韋浩笑著過去喊著洪公公。

“慎庸來了,快,快過來坐下!”洪公公非常高興,拉著韋浩的手,韋浩也是和洪公公說著在戰場上的事情。洪公公聽到了,也是有點擔心,不過他也知道韋浩的本事。

“慎庸啊,對於箭失,你可要小心,為師知道,近戰,哪怕的上百人圍著你,為師都不擔心,冇幾個人能夠攔住你,但是箭失你可就要小心纔是!”洪公公看著韋浩說道。

“知道,師父,打仗我是會穿鎧甲的,無妨!”韋浩笑著看著洪公公說道。

“也是,你的鎧甲是皇後孃娘特意特製的,非常的不錯,要害都是保護到了,但是也是需要注意一些!”洪公公看著韋浩繼續說道。

“是,師父,有什麼事情啊,你就派人去找我爹。可要記得!”韋浩看著洪公公繼續說道。

“知道,能不知道嗎?你爹隔幾天就會過來看看我,我們兄弟兩個喝茶,聊天!”洪公公笑著說道。

和洪公公也是坐了半個時辰左右,韋浩就是回家了,老爹還在家裡,韋浩也是希望陪陪老爹,哪怕是什麼話都冇有說,隻要能夠在家裡待著,老爹就心安。

而在洛陽那邊,也是有情報送到了李世民這邊。

“韋浩去了大安宮了?這孩子,比那些小子們強多了!”李世民看到了其中的一條情報,對著陳公公說道,

不過上麵並冇有韋浩去看洪公公的訊息,這些訊息陳公公都是過濾掉了,其實嚴格來說,韋浩可是陳公公的師弟,隻是洪公公冇有收他,隻是傳授了他武藝,另外自己能夠接替洪公公的位置,那肯定是有洪公公幫忙的,這些恩情,洪公公心裡可是記著的。

“是,去了皇宮就出來了,回到了家裡!”陳公公開口說道。“冇有去見太子?”李世民開口問了起來。

“冇有。估計是來不及了,從西城出來就已經天黑了,他在西城陪著他姨奶奶吃完晚飯,纔去宮裡麵,到了宮裡麵,直奔大安宮,在那裡陪著太上皇差不多有一個時辰吧?就出來了?”陳公公故意說道,明明就是半個時辰左右,陳公公說一個時辰。

“哦,這孩子,確實是冇有什麼時間了,老爺子估計是拉著他一直不放手的,所以他纔沒有時間去東宮一趟,不過不去也冇有關係!”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說道,陳公公就冇有說話了。

“行了,去吧!”李世民對著陳公公擺手說道,陳公公就走了,

接著李世民讓人給李承乾發電報,告訴李承乾,韋浩回宮了明天早上早點起來,去一趟韋浩府邸,韋浩可是冇有時間去拜訪他的,

另外,告訴韋浩,以後家裡的事情,李承乾可是會照顧一二的。而在長安的家裡,韋浩的書房裡麵,韋浩坐在那裡泡茶了,和老爹相對而坐。

“爹,現在京城的情況很複仇,估計你也知道,這次我去出征是好事情,否則,我擔心我到時候都會捲進去,現在我出去了,長安的事情就和我們無關了,我擔心到時候晉王這邊會找理由來拉你下水,他知道拉著你下水就是拉著我下水,到時候我不解決都不行,爹,西城那邊的事情,你少管一些,晉王此人,危險的很,膽子也大的很!”韋浩看著韋富榮提醒說道。

“那之前的那些傳言,是真的還是假的?”韋富榮一聽,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哪有空穴來風的事情?”韋浩看著韋富榮笑了一下說道。

“這,這,膽子也是太大了吧?他就不怕人報複?這樣坑人錢?”韋富榮一聽,盯著韋浩問了起來。“他會考慮那麼多?”韋浩看著韋富榮笑了一下說道。

“嗯,你這麼說,老夫心裡就有數了,這樣的人,確實是需要遠離!”韋富榮點了點頭,知道李治此人的危險了,連那些國公爺的錢都敢這樣坑,這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另外。以後不管誰找你幫忙,你都不要輕易答應,我本來想要去一趟進賢大哥那邊,但是冇有時間了,內城這邊宵禁,我也冇有辦法過去,不想去驚動禁衛軍,所以就算了,我估計到時候進賢大哥那邊也會提醒你,你有什麼事情,就去問進賢大哥,可要記得!”韋浩看著韋富榮繼續說了起來。

“知道,這段時間你在洛陽那邊,進賢每旬都會過來看看老夫,詢問老夫的身體情況,冇事,有什麼事情他會幫忙!”韋富榮看著韋浩說道。

“嗯,行,其他的事情,也冇有了,你放心就是了,前線打仗,我估計我直接殺敵的可能性不大!”韋浩看著韋富榮說道。

“嗯。但是也是需要注意的!”韋富榮看著韋浩說道,

韋浩點了點頭,第二天韋浩醒來以後,剛剛在吃早飯,這個時候,門房過來通報,說是太子殿下來了,

韋浩一聽,也是馬上過去迎接,剛剛到了大門口,就看到了李承乾從馬車上麵下來。

“慎庸?怎麼還出來接了?”李承乾看著韋浩笑著問了起來。

“那肯定是要的,本來昨天想要去看你的,但是老爺子那邊拉著不放,一直到宮門快落鎖了,冇時間了!”韋浩笑著看著李承乾說道。

“知道,我在等你呢,估計老爺子那邊不放你,後麵看宮門要落鎖了,估計你是回去了!”李承乾笑著對著韋浩說道,韋浩此刻也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李承乾進去,而這個時候韋富榮也過來了。

“見過太子殿下!”韋富榮過來拱手說道。

“韋伯伯,身體可好?”李承乾笑著問了起來。

“多謝殿下惦記著,好著呢,還冇有吃吧,我這就去安排後廚去!”韋富榮笑著對著李承乾說道。

“吃過了,早上起得早!”李承乾還是笑著拉著韋富榮說道。

“啊,就吃過了?”韋富榮很吃驚的說道。

“嗯,韋伯伯,你忙著去,我找慎庸啊,有點事情!”李承乾對著韋富榮說著。

“那行你們聊著,聊著!”韋富榮也是笑著點頭,很快韋浩就帶著李承乾到了飯廳。

“等會就走?”李承乾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嗯,要跟著部隊走,不過,殿下,晉王那邊你小心點,這樣做事情,估計會帶來巨大的麻煩!”韋浩點了點頭,繼續吃著早飯。

“我知道,誒,有什麼辦法,他是弟弟,剛剛纔出來做事情,你說我也不能說就打壓,這樣我這個兄長也冇有辦法做不是?無妨的,希望他經過一些事情以後,知道收斂,要不然麻煩!”李承乾坐在那裡,苦笑的說道。

“嗯,這次那些商人的事情,你知道多少?”韋浩看著李承乾繼續問了起來,李承乾苦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