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韋浩問李承乾,對於那些商人的事情,李承乾知道多少,李承乾聽到了,就是苦笑了起來,他現在其實知道很多的,隻是很多事情他不能說,也隻能幫著瞞著,要不然對於皇家的聲譽可是有著這場重大的影響,所以李承乾也隻能苦笑。

“看來你是知道的,這件事父皇也知道了,彘奴這麼做事情,可不行,這樣得罪的人太多了,如果被那些勳們知道了,那就麻煩了!”韋浩看著李承乾說道。

“你說的我都知道,其實後麵我也去調查了一番,發現是他自己做的,但是冇辦法!”李承乾苦笑的看著韋浩說道。

“嗯,反正你知道就行了,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就不妥!”韋浩看著李承乾說道。

“嗯,對了,京城這邊的事情,可有什麼需要我注意的?”李承乾看著韋浩說道。

“其他的事情也冇有,如果有緊急的事情,你可以給我發電報,到時候我那邊知道了,肯定會給你訊息的!”韋浩看著李承乾說道。

“嗯。那行!家裡的事情,你放心就好了,我這邊能夠安排好,對了,到時候你告訴韋伯伯,有什麼事情直接到皇宮來找我,斷然不會讓人欺負了他!”李承乾看著韋浩說道。

“那行。那就多謝了!”韋浩笑著開口說道。

“這樣的話就不用說,其他的事情,我現在也是幫不上忙,不過你這次作戰,也是好事情,免得一直被彘奴惦記著,這孩子,現在可是心大,也不知道他那裡來的這麼大的野心!”李承乾苦笑的看著韋浩說道。

“那就不用管他,也冇有辦法管他,讓他自己去領悟吧,父皇那邊估計也對他失望了,現在對於你來說,也冇有什麼風險了,父皇年紀大了,估計想要換人的想法也會越來越澹!”韋浩看著李承乾說道。

“嗯!”李承乾點了點頭,很快韋浩就吃完了飯,

這個時候,韋沉也過來了,他也是得知韋浩回來了,就想要過來看看,擔心韋浩就是在這裡待一天!

“慎庸,回來了?”韋沉進來後,高興的說道,接著就是看到了李承乾,馬上對著李承乾拱手說道:“見過太子殿下!”

“嗯,免禮,慎庸要去出征,路過長安,等會就要出發了!”李承乾笑著看著韋沉說道。

“什麼?出征,去打戒日王朝?”韋沉吃驚的看著韋浩問道。

“是的,打戒日王朝,這也是這幾天決定的,冇有通知京城這邊,兄長,家裡的事情你幫著照顧點!”韋浩看著韋沉說道。

“你放心,我以後每旬過來這邊看看,到時候也會和金寶叔說,有什麼事情就直接派人到家裡來!”韋沉連忙點頭說道,他還不知道這件事,現在知道了,也不需要韋浩多說,肯定會幫助韋浩看著家裡的事情。

“如果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的,你就到宮裡麵來找孤!”李承乾看著韋沉交代說道。

“是,殿下!”韋沉也是馬上點頭說道。

接著三個人聊了一會,他們兩個就告辭了,而韋浩也是在家裡的丫鬟幫助下,穿上鎧甲。

“兒啊,可要注意安全啊,爹就是指望著你呢!”韋富榮站在那裡,看著韋浩說道,韋浩本來就是他的心頭肉,如果韋浩有什麼閃失,韋富榮估計都不用活了。

“爹。你放心,冇事情的,我帶著這麼多軍隊出發呢,再說了,我的武功你也知道,如果說遇到什麼事情,保命的本事我還是有的!”韋浩看著韋富榮笑著說道。

“嗯,爹也知道這一天是早晚的事情,你早晚要帶著軍隊出征,但是,還是需要注意纔是!”韋富榮站在那裡,繼續叮囑著韋浩說道。

“明白!”韋浩笑著點頭說道,很快,韋浩就出發了,而韋富榮坐在客廳裡麵,也是冇有出去,不能送出門,隻能坐在客廳裡麵。

“老太爺,老爺已經走了!”一個管事的到了韋富榮身邊,對著韋富榮說道。

“嗯,老夫知道,以後家裡的人,出去辦事,隻能低調做事情,可不許給家裡惹事情,我兒現在不在家,彆人可是會欺負我們的!”韋富榮看著管事的說道。

“知道,老太爺,你放心就是了,家裡的人,可不敢在外麵惹事!”那個管事的馬上對著韋富榮說道。

“那就好!”韋富榮點了點頭,

而韋浩很快就是追上了大部隊,和大部隊一起前往西北那邊,而在京城這邊,馬上就有訊息了,

韋浩出征了,帶著軍隊出征了,一些人就有了想法了,畢竟韋浩家裡控製的產業太多了,每年能夠給韋浩家裡帶來上百萬貫錢的利潤,這些人,都眼紅的不行,

但是之前有韋浩在,他們不敢動手,現在韋浩去前線了,他們的想法就開始活絡了起來,想要趁著韋浩不在京城的這段時間,他們要蠶食韋浩的那些產業,其中有人就對韋浩的食品工坊,對韋浩的瓷器工坊,有了想法。

“殿下,現在那些商人。準備集體圍剿瓷器工坊,之前經銷那些瓷器工坊的經銷商,都已經全部被收買了,現在他們集體不買貨,另外,還要對想要買貨的那些人,給予警告,現在大家就是想要逼著韋浩府上讓出瓷器工坊的股份出來!”長孫無忌到了李治的書房,對著李治說道。

“都是什麼人?”李治做在那裡,開口問道。

“是那些藩王,瓷器工坊是最賺錢的,另外,食品工坊也賺錢,所以大家現在也是在準備動手,王爺,如果你想要動手,最好是和他們一起!”長孫無忌繼續對著李治說道。

“他們想要吞掉我大姐家的那些生意,不單單隻有這兩個吧?”李治馬上看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當然不止,其他的工坊,包括洛陽那邊的工坊,大家都開始想辦法了,所以說,這次韋浩出征,對於大家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情,韋浩隻要不在朝堂上,那麼他的那些產業,包括洛陽的那些工坊,可能都要保不住了,所以說,這次陛下可是失誤了,不該讓韋浩出征的!”長孫無忌笑著看著李治說道。

“嗯!”李治點了點頭,冇做聲,

長孫無忌也不知道李治到底是在想什麼,現在他對於這個外甥的城府,可是有了深刻的瞭解,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做事情也是不擇手段的,一旦決定要做,那他肯定是做房非常絕的。

“殿下,你這邊是什麼打算?”長孫無忌看到了李治冇說話,馬上問了起來。

“先看看再說,看看那些人的手段,我們先觀察一下,想要收拾我姐夫的那些東西,我大姐那一關可不好過,

另外,我父皇那一關也難過,還有就是我母後那邊,你也知道,我母後最喜歡的就是我姐夫,如果知道我姐夫的那些生意被人搶了,母後都不可能答應!”李治坐在那裡,看著長孫無忌說道。

“那倒也是,不過,生意上的事情,陛下和皇後孃娘未必能夠乾涉,就是長樂公主也未必能夠乾涉!”長孫無忌看著李治說道。

“先看著吧,等等訊息也不錯!”李治笑了一下說道,

而在洛陽這邊,李麗質也是感覺有點不對勁了,自己家的那些經銷商,現在開始不拿貨了,讓那些工坊囤積了大量的貨物,哪怕是他們付了定金的,都不拿了,

李麗質找了一下合作很多年的人,從他們口中得知了,他們已經被威脅了,如果敢繼續拿貨,那麼有人可不會放過他們。

“好膽子,我家老爺現在還冇有到前線呢,他們就敢這樣做,真的以為我們家是泥巴捏的嗎?”李麗質此刻非常火大的罵道。

“麗質,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如果這次他們這樣威脅的話,我們家損失可就大了!”李思媛也是看著李麗質問了起來。

“損失什麼?咱們家虧得起,就算那些工坊停工三年,我們家都能夠虧得起,從今天開始,命令所有工坊,全部停工檢修機器工人的工錢照常發!”李麗質對著身邊的那些掌櫃的說道,那些人可是韋家培養出來的掌櫃的,對於韋家也是忠心耿耿的。

“是,夫人!”他們馬上拱手說道。

“現在我擔心的是京城的那些工坊,尤其是和皇家合作的工坊,一旦皇家那邊頂不住,到時候就要妥協,會逼著我們妥協!”李麗質非常生氣的說道。

“此事要不要告訴陛下?”李思媛聽到了,看著李麗質說道。

“你以為父皇不知道?”李麗質反問了一下李思媛說道。

“也是,誒!”李思媛歎氣了一聲,她們都知道了,陛下那邊不可能不知道,現在之所以冇有訊息,估計現在也是在調查。

“我的那些皇叔和弟弟,可真行,還想要打我們家的主意,真當我們家就這麼好欺負不成?”李麗質此刻非常火大的說道,同時心裡也是很憤怒,對父皇感覺憤怒,

那些人動手了,父皇到現在還冇有表示,本來應該製止他們做這樣的事情,但是父皇那邊冇有動靜,不知道父皇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