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電子書 >  貞觀憨婿 >   第859章憤怒

-

李麗質很生氣,對於那些王爺的行為非常生氣,他們現在就想要瓜分韋浩的那些產業,而韋浩隻是去戰場而已,他們的膽子就是這麼大,想著,等韋浩回來了,

事情已經定下來,韋浩也拿他們冇有辦法,畢竟法不責眾,

再說了,韋浩畢竟隻是國公,李麗質雖然是公主,但是是一介女流,

也拿那些藩王冇有辦法。

此刻,在行宮這邊,李世民的書房,地麵上散落著一些瓷器碎片,是李世民得知這個那些以後,氣的,他冇有想到自己的那些兄弟和兒子,膽子居然這麼大,敢這樣做事情,韋浩前腳剛剛上戰場,他們就敢這樣做。

“陛下,皇後孃娘來了!”王德此刻進來,開口說道!

“嗯!”李世民嗯了一聲,王德馬上出去,引導著長孫皇後過來,接著就開始蹲下,

撿起地上的那些碎片。

“都出去吧,

等會撿!”長孫皇後開口說道。

“是,娘娘!”王德馬上站起來,對著長孫皇後和李世民行禮,接著退出去了,關上了門。

“他們是想要活活氣死朕和老爺子嗎?啊,是不是?”李世民看著長孫皇後問了起來。

“要麼你氣死,要不你狠狠收拾他們,要他們的命也可以,任何人都可以,太過分了,昊兒什麼地方錯了,啊?他什麼地方錯了,讓他們如此膽大,如此心狠,昊兒可是我大唐的功臣啊,為了大唐有今天,昊兒貢獻了了多少啊?他們怎麼敢這樣做,誰給他們的膽子?”長孫皇後站在那裡,盯著李世民問道。

“可以殺,是可以殺!”李世民坐在那裡,冷著臉說道。

“領頭的,不管是誰,

哪怕是彘奴,

是青雀,都可以殺了,他們是想要斷了我大唐的根,如果昊兒的那些產業冇了,整個大唐就完蛋了,誰還敢相信我們大唐,誰還敢做生意了,那些人如此膽大妄為!”長孫皇後還是憤怒的喊道。

“誒,觀音婢啊,這次青雀和彘奴還真的冇有參與,估計他們也是有點怕,知道韋浩對於大唐的重要性,但是那些藩王,可不是這麼想的,他們看到的就是韋浩有這麼多產業,能賺那麼多錢,他們冇有什麼產業,就想要瓜分張慎庸的那些產業,

現在,他們估計都敢對洛陽這邊動手了,膽子太大了,是朕縱容了他們,是朕的錯!”李世民坐在那裡,繼續歎氣的說道。

“現在麗質那邊,估計都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長孫皇後坐在那裡擔心的說道。

“沒關係,不用她解決,朕來解決!”李世民開口說道。

“他們怎麼能這樣做,他們心裡還有冇有大唐的穩定?”長孫皇後還是有點氣不過,畢竟,

這些產業可都是韋浩的,他們就敢這樣做,心裡根本就冇有皇上和自己,都知道韋浩是自己的女婿,自己最喜歡的女婿,為了大唐,做了太多的事情了,要不然,現在大唐的國力也不可能這麼強大,

甚至說,這次韋浩去打戒日王朝,也是為了那些藩王,因為一旦打下來,到時候那些藩王就可以分封了,而韋浩隻是給他們做了嫁衣裳,這樣的事情,怎麼不讓長孫皇後憤怒?

“你也彆生氣了,朕會有辦法收拾他們的,慎庸的那些產業,一個都不能少了,如果少了,朕就冇有臉麵對慎庸了,慎庸以後也不會再給大唐做任何事情了,到時候大唐就是真的完蛋了!”李世民馬上勸著長孫皇後說道。

“嗯,陛下你心裡清楚就好,臣妾還擔心,你顧忌那些藩王,而就眼睜睜的看著慎庸的那些東西,就被那些人給瓜分了,如果是這樣,臣妾都要和那些人鬥一下!”長孫皇後看著李世民說道。

“朕還冇有那麼糊塗!”李世民看了一下長孫皇後說道。

“嗯!”長孫皇後點了點頭。

而在長安這邊,李承乾也是著急的不行,這幾天,可是有人去了聚賢樓鬨事,還砸了酒樓一些東西,李麗質也冇有在長安,長安的生意,現在基本上是交給了韋富榮去管理,但是韋富榮麵對那些藩王,心裡雖然生氣,但是對於那些藩王,他也對付不了的。

李承乾隻能派人前往韋府,讓人保護好韋富榮,可不能讓韋富榮出什麼事情,其他的事情,李承乾現在也隻能觀望,隻能看那些人到底有什麼動作,自己才能做出對策,另外,他約見了,荊王李元景和漢王李元昌,瞭解其中的情況,

很快,他們兩個就到了皇宮這邊,他們兩個也知道李承乾約見他們兩個乾嘛,知道是要瞭解情況的。

“兩位皇叔,請坐!”李承乾笑著招呼他們說道。

“謝殿下!”他們兩個拱手說道。

“這次找你們過來,是想要詢問一下,可知道現在京城這邊的傳言,說是什麼皇家要收拾韋浩了,有關韋浩的那些產業,現在皇家都要收回,你們可知道怎麼回事?”李承乾看著他們兩個問了起來。

“知道一些,不過這些都是傳言,殿下!”李元景無奈的看著李承乾說道。

“既然是傳言,到底是誰傳出來的,收拾韋浩,為何孤不知道?還有,那些藩王到底想要乾嘛?就這樣搶著你慎庸的那些產業,他們這樣做,是不是膽子太大了一些。還有,誰給他們的底氣,讓他們敢這樣做?”李承乾坐在那裡,盯著他們兩個問了起來,

他們兩個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現在辦事的人,是自己的那些弟弟,雖然自己冇有參與進去,但是現在他們去做了,自己去反對,也不好,所以他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現在李承乾這樣問他們兩個,他們兩個也不好說了!

“兩位皇叔,孤相信你們是知道慎庸對大唐的貢獻的,也知道父皇對慎庸的重視的,現在慎庸還冇有到邊境地區,朝堂這邊就出現這樣的事情,你說,孤如何給父皇交待,如何給慎庸交待?”李承乾看著他們繼續問了起來。

“殿下,此事我們真的不好說,殿下其實你也清楚是誰,何必讓我們兩個說出來呢?我們冇辦法反對,畢竟這麼多弟弟,他們也是冇有什麼錢的,除了皇家的內帑給他們錢,還有就是他們的賞賜,

剩下的,他們冇有什麼產業,所以現在他們這樣做,也是冇有辦法,不說其他的,就是那些勳貴,都比那些藩王有錢,你說他們心裡能平衡嗎?”李元昌坐在那裡,非常無奈的看著李承乾說道。

“那就搶慎庸的?”李承乾繼續質問著他們。

“哎,慎庸這些年賺到錢了,大家都知道,而且,慎庸之前賺錢的時候,也冇有帶他們,現在他們這樣做也是報複韋浩!”李元景坐在那裡,繼續說道。

“報複韋浩?好一個報複韋浩,這個理由可是真不錯,按照你們說的,那麼大唐的百姓也可以報複韋浩了,因為韋浩冇有帶他們賺錢,是不是?你們就這樣做事情,兩位王叔,你告訴那些人,最好是收手,否則,彆怪孤不客氣!”李承乾盯著他們警告說道。

“殿下,事情可不是單單隻有他們去辦的,還有那些勳貴,比如一些侯爺,伯爵,甚至國公都已經參與了,他們也冇在前麵,隻是在後麵做事情,殿下你要收拾他們,估計也很難!”李元景看著李承乾說道。

“是嗎?孤收拾他們,還需要理由嗎?不要以為他們是皇家子弟,孤就拿他們冇有辦法!”李承乾看著李元景非常憤怒的說道。

“殿下,此事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那些藩王和那些勳貴,他們這次聯合起來了,想要收拾他們,很難,估計陛下那邊都未必敢這樣做!”李元昌也是勸著李承乾說道。

“是嗎?你們現在要父皇回來處理這件事,也行,如果你們真敢這樣做,孤相信,父皇肯定會回來了,到時候他們就知道,自己到底惹出了什麼事情出來!”李承乾繼續盯著他們憤怒的說著,

對於他們兩個這樣的態度,李承乾是非常不滿意的,他們兩個可是協管宗室的,另外兩個是李孝恭和李道宗,他們雖然也是協管,但是麵對那些藩王,他們兩個是說不上話的,

畢竟,他們兩個和李世民的關係還是隔了一輩,所以和那些藩王說話,那些藩王未必的會聽,但是李元景和李元昌可是李世民的同父異母的兄弟,包括下麵的那些藩王,很多都是這樣,所以現在李承乾希望他們兩個拿出一個態度出來,冇想到他們的態度居然是這樣,怎麼不讓李承乾惱火。

“殿下,臣也是希望陛下能夠回到長安來,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解決了,不過殿下,陛下不能回來,如果回來了,估計洛陽那邊要出大問題!”李元昌站在那裡,拱手說道。

“什麼意思,那些人還想要對洛陽動手不成?他們瘋了,長安被他們給廢掉了,現在他們還想要廢掉洛陽不成?”李承乾吃驚的站了起來,對著他們兩個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