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雙全盯著她眉頭緊皺,沉聲道:“宋處長,我想你還冇搞明白情況。安全域性隻對最高領導者負責,我做什麼事情不需要向你交代吧?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宋穎倩也拿出一份檔案義正嚴詞的說道:“魏局長,我想冇搞明白情況的是你。廉政局的檔案也說過,一切在行政編製內的部門,都將接受我們的監督和檢查。魏局長,我敢問,你們安全域性難道不在行政編製之內嗎?”

魏雙全神色一凝,對方一個不知道比自己低多少級的人竟然敢在辦公室裡質問自己,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他一拍桌子,猛然間站了起來,怒聲道:“宋處長,請注意你的言辭!在這裡,我纔是安全域性的局長!”

突然,辦公室大門被推開,兩名男子站在門口氣勢洶洶的盯著宋穎倩!

這兩名男子都是古武者,實力強悍,是魏雙全最為信賴的成員。

平時他們負責安全域性的警戒工作,剛剛聽到辦公室裡邊的響動,瞬間將大門推開了。

這是他們的職業敏感性,一絲一毫的響動都不會放過。

宋穎倩額頭多了幾滴冷汗,無形之中感覺到很大的壓力。

她略微放低姿態,看向魏雙全道:“魏局長,我想有些事情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魏雙全見對方服軟,輕哼一聲,向著門口的兩個古武者揮揮手。

那兩名古武者這才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

魏雙全重新坐到位置上,重新點了一根菸。

既然對方都不給自己麵子,自己為什麼要給對方麵子?

“宋處長,你若早點是這個態度,我們也不會浪費那麼多的時間。我現在很忙,你有什麼事情就快點說,要是堅持讓我跟著你一起走,那不好意思,不可能!

要是你能夠給我透露一點資訊,比如說是誰想要找我麻煩之類的,我倒是可以聽一聽。”

府衙之內,看似團結,實際上政治鬥爭從來冇有結束過。

最高領導人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但是同樣被彆人窺視。

誰都知道,安全域性是最高領導人手中最為重要的一隻棋,若是廢掉了相當於被斷掉一臂。

魏雙全早就有意料會有背後的boss對安全域性出手,隻是冇想到這麼快。

宋穎倩微微皺眉,沉聲道:“魏局長,我們也是按命令列事,上麵說什麼,我們便做什麼,希望你不要讓我們為難!”

魏雙全淡淡一笑,“為難?不,我不會讓你們為難。想要帶我走可以,讓你們局長來見我,並且將證據擺放在我的麵前。要是我服了,那我就走。

你幫我告訴他,不是什麼小魚小蝦都能夠帶走我,想要做事,那就不要怕事。既然怕事,那就好好跪著,不要在彆人麵前搖尾巴,事後又來咬一口!這種人,我最是他媽的看不起,明白嗎?”

宋穎倩眉頭緊皺,看著魏雙全坐在椅子上,吊兒郎當的樣子,心裡明白,今天想要將他帶走是不可能的。

“魏局長,我們局長說了,這件事情他不想鬨大,希望能夠妥善處理,你現在跟我走,是最為妥善的辦法。若是你不同意,後麵造成了什麼後果,你自行承擔!”

魏雙全一聽,哈哈大笑,直愣愣的看著宋穎倩,沉聲道:“這樣就想要威脅我?你還是嫩了一點。那我也告訴你,我若是怒了,產生的後果也讓你們局長掂量掂量,站錯隊是要死人的!”

宋穎倩臉色一白,看向旁邊的男助手冷然道:“我們走!”

兩人轉身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魏雙全眼神微眯,盯著打開的辦公室門,喃喃道:“看來時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