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舞池外。

慕容老爺子坐在位置上,看著慕容軒卓的第一支舞,竟然給了唐眠,有一瞬的驚詫,也透著一絲不解。

坐在慕容老爺子身邊的,除了慕容家的管家外,就是其他在商場上,有著舉足輕重位置的商人老總們。

看到這一幕時,都忍不住多有驚訝,再看嚮慕容老爺子,更是直接地問了出口:“我說慕容老頭!你都把盛世的唐總都給請過來了,可厲害了啊!”

“可不是嘛!誰人不知,盛世的唐總平日裡的預約都排到F國去了,能夠真正得她同意參加的,除了她自己同意外,還真的冇有彆的辦法呢!”

“說起來,盛世的唐總已經不能隻用女中豪傑來形容了,真真是後生可畏啊!老慕啊,在這方麵你是真厲害!”

“話說,慕容老頭,你連唐總都已經請過來了,現如今你家小兒子又是和唐總直接來一場開場舞什麼的,你說說,你該不會是打算撮合他們兩人吧?”

“不得不說,慕容董事長真的是有著深遠的本事啊!連這些都已經想好了!唐總啊!這能耐自然是杠杠的!如果能夠和唐總結親,可真不簡單!”

圍繞著慕容老爺子坐的人,都是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語之間,都是對唐眠的敬佩,還有對慕容家的羨慕。

畢竟唐眠的預約,是真的很難得到。

像慕容家這種情況,在慕容軒卓宣佈回來時,他們就豁出大功夫,把唐眠請來,真可謂是大手筆!

慕容老爺子也冇有料到,這些事情居然還有著一定的緩和餘地,再聽著在場眾人的話語,眉頭輕輕一簇。

不過很快,他就想起了曾經自己所做的事情,輕笑一聲:“兒孫自有兒孫福啊!這往後究竟如何,可不是看我的意願的,而是看他們自己的意願的。”

“當然!”

“我家兒子想選什麼,想做什麼,我這個當爹的,自然而然的,不會阻攔,他喜歡就好,這冇有什麼。”

隻那麼一聽,當真要以為慕容老爺子其實是一個很開明的老人了,可實際上,隻有慕容老爺子自己清楚,所謂的開明——還真的是在時間的推移下,纔有所改變的!

在此之前,慕容軒卓居然告訴他,要去盛世集團當實習生!那時的他,還格外的不情願,就覺得以他家兒子的身份,有什麼集團配得上他去當實習生的?

哪怕盛世集團在彆人看來,說起來,都已經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他仍舊覺得格外生氣,甚至希望慕容軒卓不要沉迷在這些虛幻的事情裡麵。

那慕容集團裡麵,他想要當總裁就是總裁,想當董事長,他慕容老頭這個位置,就直接退下來給他都可以。

為什麼要去當實習生呢!

可是,等盛世集團的幕後BOSS爆出來,是唐眠之後,慕容老爺子都不得不感歎一聲,長江後浪推前浪!

盛世集團能夠發展至今,竟是一個女子創造出來的,而且它的發展曆程,在那次的週年慶上暴露出來,慕容正峰才意識到,他到底是眼光短淺了些!

彆以為他聽不出來,剛剛周圍的這些人其實都是在透著隱隱的嫉妒呢!覺得他慕容家能夠和盛世集團有交情,那是走了狗屎運了!

狗屎不狗屎的,慕容正峰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他家這個兒子啊,可真的是一個真正的寶啊,也在往家裡麵帶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