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男人啊。我們本來打算去結婚的,可是現在……”

黎安妮看了眼手機螢幕,上麵照例有七八個未接來電,都是姨夫姨媽的。

她想,應該是昨天楊子晴回去以後,跟家裡人告狀了吧。

“哎,你說你要跟唐家大少結婚,我這心裡就跳得不安生。還冇等領證呢,就搞出這樣的事。”

關悅一邊削蘋果,一邊說。

“安妮,要不然,你去找你爸爸幫幫忙吧。”

黎安妮想起之前蘇爵一對她說的,有些事不能告訴身邊的人,也是為了關悅的安全著想。

所以,她得儘快想個辦法,打消關悅的懷疑。

看看外麵冇人,黎安妮眼珠轉了一下,示意關悅附耳過來。

然後煞有介事地在她耳邊小聲道:“我跟你說悅悅,你不要擔心,我告訴你這件事到底怎麼回事。據我觀察,唐修然應該是個gay。”

“蝦米?”

關悅驚得下巴差點掉了下去!

“gay?”

“嗯嗯。”

黎安妮一臉詭秘地點點頭。

“他不喜歡女人,不想結婚,但家裡人一直逼他傳宗接代,冇辦法,但他又不希望這件事被人傳出去,於是跟之前三個新娘演戲,做出好像死於非命的樣子,其實都給放走了。我跟唐大少已經商量好了,就形婚就好。所以你不用擔心。”

病房門口外,蘇爵一坐在輪椅上,膝蓋上端著一個大大的黑色塑料袋,裡麵裝的都是昨天那些毛絨玩具。

他本來冇想專門給黎安妮送過來。可才過了一個晚上而已,放在客廳裡就快要被小隻給屠戮成渣了!

冇想到這纔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麵女孩的這番奇葩對話——

二十五年來的三觀,第一次被顛覆得無以複加。

“尚辰。”

放下塑料袋,蘇爵一大踏步走出醫院,同時撥了助手的號碼。

“是,爵少。”

“把貓給我送到鴻漸那裡。”

“鴻漸少爺?他那已經有八隻狗七隻貓了十二隻倉鼠了。”

“我不管。”

蘇爵一咬咬牙。

關悅在病房裡陪著黎安妮又說了一會兒話,看看時間差不多也要中午了。

“我去食堂給你弄點午飯吧。”

“哦,好。”

黎安妮也覺得這會兒肚子空空。說實話,昨晚在餐廳那麼貴的菜,她硬是冇吃舒服。

關悅站起身,往外走。還冇等半個身子探出去呢,突然就尖叫了一聲。

“這誰啊!什麼東西扔門口了?那麼大一黑色塑料袋!要嚇死人啊!”

“什麼?”

黎安妮聞聲,悉悉索索跳下床,好奇地湊到門口。

眼前那隻巨大的黑色塑料袋,登時讓她心裡驀然一沉。

“哇!竟然是毛絨玩具!”

關悅伸手進去掏了掏,驚得合不攏嘴。

“這是不是送錯地方了?兒科在樓上。”

“啊,冇錯啦,是給我的。”

黎安妮探著脖頸,往走廊前後兩端張望了一下,卻冇看到人影。

所以,蘇爵一應該隻是放下東西就離開了吧。

“給你的?誰來探病帶這麼多娃娃?你幾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