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兒,給,我賺的銀子。”沈天厲將抄書交給柳葉。

柳葉看都不看一眼,繼續趴在桌子上奮筆疾書,說道:“好,放下吧!”

快到年底了,各個鎮上的掌櫃已經把賬目送過來,玉兒看了一遍,然後又拿來她看,她確認無誤之後,就可以下發銀兩了。

不過不得不說,同慶驊鎮相比,其他鎮上的業績並不是很理想,尤其是藥鋪,差彆居然很大。

這就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大夫有問題。

是的,雖然大夫的醫德不錯,可是醫術真的不是太高。

而且龐家的大夫全部都是簽了賣身契的,契約和醫術都是父傳子,有些學得好,有些還不如赤腳大夫。

大的家族都有自己的學館,專門負責培養一些人才,龐家也有,或者說,現在他們家也有,之前她冇有時間,回來後,去學館了幾次,不僅裡麵的先生有問題,教育的方式有問題,還有書籍也有問題。

特彆是醫學館,那裡的先生居然冇有診過脈,正因為祖上是學館的夫子,所以也留下來成了夫子,隻會認字,連普通的草藥都不認識。

這樣得夫子,又怎麼會教出好學生。

所以最近她一直正在整理醫案和各種醫書,並根據自己上學時候學的內容,與現在相結合,編了不同層次的書籍,提高整體的醫術。

畢竟以後這些大夫,可都是她的人,代表她的臉麵。

而且,她還在縣裡收拾了一個庭院作為女子學館。

女先生她已經找好了,納蘭承澤給她的白梅,紅梅,藍梅,紫梅,綠梅五人,除了都會醫術,而且其他方麵也涉及得有,作為夫子最合適了,而且現在黎藥香已經會看簡單的婦科病,也可以作為其中一個先生。

所以她現在格外的忙!

沈天厲站在一旁表示很是委屈,這可是他腿好了之後,第一次掙錢交給媳婦兒,冇有媳婦兒的稱讚親親就算了,居然看都不看一眼。

他居然冇有書本重要!

媳婦兒不愛他了!

沈天厲默默站了十秒,見媳婦兒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如果小翅膀一樣,就是扇不到自己這邊,不由得一把把媳婦兒拉過來。

“霽琛,你乾嘛,墨都掃在身上了!”柳葉看到衣服上的黑圈,不滿意地說道。

沈天厲則將媳婦兒手裡的筆彈到桌子上,狠狠地親了一口,見媳婦兒癱軟在自己懷裡,還不放過她。

柳葉見沈天厲居然解自己的衣服,大驚,急忙一手護著自己的衣服,一手拍著他的胸膛說道:“不行,過會兒秋菊會過來叫我們用膳呢!”

這傢夥從搬進新家之後,不知道發什麼瘋,總是在外麵纏著她,也不去空間了,她真害怕兩個人親密的時候,被下人撞到。

沈天厲委屈地說道:“媳婦兒,你竟然不喜歡我了?”

自從從邵麗府回來之後,媳婦兒不是忙著醫館,就是忙著縣裡的生意,要不然就是陪娘和嶽母,晚上進了空間,有開始整理醫書,除了找他陪練的時候,其他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媳婦兒把他忘得徹徹底底的!

現在一個丫頭都比他位置重了,為了一個丫頭,愛愛都不行了!

他很委屈!

這委屈的小奶狗是誰?

她不認識,快拉走,不然她小心臟受不了這樣委屈呆萌的表情。

雖然這麼想,柳葉忍不住捏了捏小相公的臉,冇有了痘痘,這張臉雖然黑了點,可更帥氣,更有男人味了,隻是這樣賣萌的可愛樣子,讓她忍不住捏了捏臉,心裡軟軟的一攤糊塗。

“我怎麼會不喜歡小相公呢?我隻是……”

“喜歡就親親!”沈天厲打斷媳婦兒的話,將唇送到媳婦兒的跟前。

腦海裡兩個小人在大笑,一個說:沈天厲沈天厲,你越越來越無恥了,越來越冇有底線了,為了引起媳婦兒的注意力,居然臉皮都不要學小彥,太不要臉了!

另一個說道:臉是什麼?有媳婦兒重要嗎?隻要媳婦兒愛我,什麼都不重要了!

這一句話,瞬間秒殺另一個小人人。

而沈天厲第一次賣萌,也成功地勾引住了媳婦兒,見媳婦兒憐愛的親了親他,一把摟住媳婦兒的腰,熱情的迴應著她。

沈天厲知道媳婦兒喜歡乾淨,恩愛之後抱著媳婦兒坐在靈泉浴池裡泡泡澡,順便還能同媳婦兒聊聊天。

摩擦著媳婦兒光滑的皮膚,沈天厲問道:“媳婦兒,你的教科書寫好了嗎?”

柳葉睨了他一眼,這傢夥最近精力旺盛,總是纏磨她,耗了她不少時間,不然肯定早就完成了。

“還要幾天吧!對了,之前那幾本雕刻得怎麼樣了?”

冇有想到龐洮還有印刷廠和紙廠,倒是方便了他們很多。

隻是這古代的印刷術很是麻煩,每一本要印刷,都要提前排版,若是冇有的字,還要重新雕刻,然後再排版,再印刷。

“很快就好了!”

柳葉靠在沈天厲的懷裡,弱弱的點點頭,低聲地嘟囔道:“讓他們快點。明年我就要用呢!”

“好,放心吧!不耽誤你的事。”

柳葉點點頭,又問道:“對了,你剛剛怎麼想起來給我銀子了?”

雖然一直以來,沈天厲冇有賺過銀子,可是也冇有同她要過銀子,更不可能給她銀子了。

不過她知道他手裡有銀子,隻是奇怪他今天怎麼會突然給自己銀子呢?

沈天厲想起剛剛媳婦兒對他的忽視,又在媳婦兒的嘴上親了一下,說道:“我賺銀子了,自然要交給媳婦兒保管。我說過,以後我賺銀子,都要上交給媳婦兒的。”

柳葉眨了眨眼睛,覺得腦迴路不夠用,鋼叔以前的產業都交給小相公了,小相公天天賺著銀子呢?

突然,她想起來了,問道:“你抄書的銀子學館發了?”

小相公上交五十本書,按照學館之前提的,要給六百兩銀子的,柳葉知道這件事,但冇有問過銀子的事。

現在終於明白了小相公的意思,這是他親手賺的銀子,自然要交給她。

見小相公點頭,柳葉還是很高興的,在沈天厲的臉上親了一下,開心地說道:“小相公真棒,以後再接再厲!”多上交銀子!-